位置:科技资讯 > 互联网 > 共享单车“退烧”!全国多地共享单车投放量下降

共享单车“退烧”!全国多地共享单车投放量下降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3日 14:14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从2014年开始,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在它们最风光的时候,各大品牌的共享单车多到好像连颜色都不够用,很多城市都出现单车围城现象。但是最近在北京,许多经常用车的上班族发现共享单车没那么好找了。

  从2014年开始,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花花绿绿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在它们最风光的时候,各大品牌的共享单车多到好像连颜色都不够用,很多城市都出现单车围城现象。但是最近在北京,许多经常用车的上班族发现共享单车没那么好找了。

  上班族:有的时候想骑,但是难找车。市区情况还好一点,要是到海淀边郊那边的话,可能就不好找到车了。

  记者最近几天在北京多地采访发现,路面上的共享单车数量比以往明显减少。以北京菜市口地铁站区域为例,每天投放在这里的摩拜单车,已由最高峰时的近300辆降低到目前的100多辆。

  共享单车投放人员:有的地方单车富余,有的地方却不够取。我们只能把车从数量较多的地方倒到车少的地方。以前到处都是车。现在你还看得见吗?看不见了。

  单车投放人员告诉记者,通过公司内部的单车投放系统,能清楚地知道各个投放点的实时数量,并根据需要有计划地进行调配。

  共享单车投放人员:有些地方有投放点,每天必须卸哪,哪缺车,都有系统显示,我们就直接投那去。系统里显示白圈的就说明能投放在那里,没有白圈的我们投放不了。

  在各个单车投放点,还有专门人员对车况进行维护。

  共享单车维护人员:坏车最近减少多了,之前大约一百辆里面十辆坏车,现在没那么多了。

  2017年9月,北京市交通委下发通知,落实对共享自行车实施总量调控政策。目前,北京市共有9家共享自行车运营企业,运营车辆总数已控制在191万辆左右,较最高峰时下降近两成。据悉,全国多地的共享单车也在陆续减少。今年初,厦门30万共享单车围城,10万单车闲置引发热议,为此厦门重拳整治共享单车,单车数量将削减三分之二。今年杭州共享单车要减少四分之一,单车数量调控到约50万辆。本月,昆明市通报了共享单车运营管理考核情况,ofo小黄车因连续两个月考核垫底,一万辆单车将被回收。此外,广州、深圳等地共享单车总量也呈下降趋势。

  共享单车乱象频生 用户难拾信任

  作为曾经的共享经济符号,共享单车从一拥而上无序发展,到各地接踵而至的总量控制,共享单车发展中的问题无法回避。

  上班族:有把座卸了的,把链子轮胎卸走的都有。

  上班族:这个东西老是坏,影响我们上班的时间。它坏了以后我们把锁打开,它可能还要计我们的费用。经常看到很多人就把车扔到河边。

  上班族:边郊遇上坏车,基本上是能看到几辆坏几辆,也没人打理。

  市民杨先生告诉记者,去年他和两位家人各自都使用酷骑单车出行,总共缴纳了近一千元的押金。但从他申请退款到现在近一年的时间里,都尚未收到押金。

  酷骑单车用户 杨先生:客服那边打了两三次电话都不退,我们就一起到他公司里面,去退押金的这个事儿,他就告知我们说微信退押金的就是退不了,只能做登记,现在我家里大概有小一千块钱的押金钱都没有退出来,导致我现在对其它的共享单车都有点不太敢用。

  杨先生的手机里还一直保存着酷骑单车App,他说自己会时不时打开来看一下,希望哪一天能收到退款的消息。但是实际上,这款App已经处于无联网的状态。

  车企难以为继 回归“品牌路线

  疯狂融资——造车——投放——再融资——再造车——再投放,导致共享单车投放严重过剩,加上成本高,维修滞后,导致数量惊人的单车沦为遭人诟病的城市垃圾,共享单车企业终于难以为继。

  在河北霸州的赵家柳村,村道两边的田地里堆放着大片的共享单车,数量将近三四千辆,这些单车品质不一,有的看上去还是新车。负责买卖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车都是当地自行车厂库存积压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80元一个。最低80元,新的80-150元。各式各样的库存,什么座的都有,有什么就用什么,现在工厂也不好弄。

  记者:这些都是从哪里搜来的?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自己库房的。

  记者:是不是单车企业给你付点钱,最后又不给你尾款?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有一部分吧。

  记者:现在生意怎么样?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还行吧,不好做。你看哪好做?看有人吗?

  记者:做一个单车的成本价有多少?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三百左右。

  记者:原来厂子也在河北这附近吗?

  共享单车贩卖人员:对,厂不租了,单车只能弄地里。租不起了,太贵。

  面对一度膨胀的共享单车需求,自行车企业也经历了兴奋到失望的过程。一位自行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共享单车火爆的时候,全国大大小小的自行车生产企业都一窝蜂地凑热闹。以天津为例,富士达、飞鸽等自行车企业就承接了大量共享单车生产订单。

  自行车业内人士:共享单车订单来了以后加了七八条生产线, 一天做上万台,一些工厂做二三十万台,最高峰做将近一百万台,他们最高峰能签一两个亿。

  富士达、飞鸽是天津规模较大的自行车生产企业,一度是共享单车的主要制造厂家。记者希望了解这些企业在共享单车制造方面的情况,却一直都未能联系上相关负责人。

  自行车业内人士:现在天津都停了,因为企业现在也不下订单了,他们也都在整合。反正受了伤的也就自己消化了,没办法,前期做了一些也赚一点钱。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现在单车企业日子不好过有好多原因,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没有办法再变成增量。既然增量没扩展,被压缩了之后,所以后面可能资本投入跟不上。

  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是中国北方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基地。数据显示,2015年,该镇自行车总产量达到1200万辆,出口260万辆,占全国自行车年总产量的10%以上。行业负责人表示,做共享单车风险大,利润不多。目前,众多小的生产企业已经转型生产出口型、运动型的单车和电动车。

  天津市王庆坨自行车管理中心主任 张桂生:共享单车对于我们王庆坨来说,以后应该企业也不会太多,现在就是鼓励企业走出去,开拓国际市场走自己的品牌路线,向着高端的自行车产品转型。

  【新闻链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共享单车回收价:每辆12元

  小鸣单车,累计注册用户400多万,收取押金超过8亿元,上线一年完成两轮融资。然而不过两年时间,风风火火的小鸣单车便宣布破产,这是全国首个共享单车破产案。负债高达5000多万元,其中包括11万用户的押金,公司资产仅剩35万元现金和散落各地的单车。最近几天,相关公告披露,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同意对小鸣单车按每辆12元进行回收。

  健康发展需多方共享共治

  经过轰轰烈烈的市场扩张,自2017年以来,共享单车市场步入发展“下半场”。如今,已有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关停,共享单车从爆发式增长转入行业洗牌阶段。

  共享单车平台下一步应该如何运营?记者专门联系摩拜客服和ofo小黄车媒介人员,但遗憾的是,截至记者发稿时,两家企业均没有回音。

  应该如何规范共享单车未来的发展,让共享经济真正为大家的出行提供方便呢?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下一步的发展更多的是有序化竞争,提高对消费者权益保护力度,从提高用户体验的角度来做。对企业的要求不单纯是你造车投放,这只是你开始的第一步,你后面要维护正常的城市出行秩序,你还要调配车辆的流动和流向的问题。我觉得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共享单车平台承担主体责任的重要表现方面。

  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实行专款专用。同时新政还明确了规范停车点和推广电子围栏等,并提出共享单车平台要提升线上线下服务能力。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好多车辆破坏实际成本的增加,不单纯是竞争引出的结果,更多的是用户不好好使用破坏的。通过对一些失信行为的处罚,用户素质不断的提高,那么以后运营成本可能会降低。

  目前,ofo、摩拜等在国内一些城市开启了信用免押金服务。专家表示,明年一月即将实施的《电子商务法》明确规范了押金的退还,强化了对消费者的保护,期待法律作出进一步明确,例如押金的风险怎么控制、专门的第三方监管账号如何落实等。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如果非得要收取押金的话,一定对押金的流向,押金的监管,这种动态的监管要做好。同时要尽量避免这种押金的收取,因为现在通过大数据和信用的方式,完全是可以做到信用监管的。

  专家认为,共享单车是占用城市公共资源的交通服务,需要多方共享共治。应加强对共享单车的及时回收再利用,避免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城市管理者应主动介入管理和服务,企业要通过优化服务建立可持续盈利模式,消费者要提升公德意识,不要乱停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