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AI业务频繁换帅 外卖等业务被出售:百度面临换挡阵痛

AI业务频繁换帅 外卖等业务被出售:百度面临换挡阵痛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3日 07:4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陆奇来了,百度变了。只不过,在相继向游戏、医疗、外卖等业务“开刀”之后,百度恐怕要学会面对“换挡”带来的阵痛。虽然赔本出售百度游戏、百度外卖等处于亏损状态的业务,算是甩掉包袱,但撤销医疗事业部,则是断掉了2015年就贡献百亿级别营收、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1/7的业务。

  百度“空挡滑行”

  李正豪

  陆奇来了,百度变了。只不过,在相继向游戏、医疗、外卖等业务“开刀”之后,百度恐怕要学会面对“换挡”带来的阵痛。虽然赔本出售百度游戏、百度外卖等处于亏损状态的业务,算是甩掉包袱,但撤销医疗事业部,则是断掉了2015年就贡献百亿级别营收、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1/7的业务。

  人工智能业务开花结果之前的百度,不可避免地将面对一段“空挡滑行”的历史周期。最近几年,在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领域,百度在全球挖到一大批顶尖人才,但随着陆奇对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即AIG)的整合,以百度原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原总经理王劲为代表的一大批AI技术大牛相继离开了百度。

  8月28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百度AI研究的核心部门——百度研究院院长改由百度副总裁王海峰兼任,百度研究院原院长林元庆另有任用。百度并未公布林元庆的新职位,但林元庆的职位调整,表明陆奇对AIG的调整仍在继续。

  百度曾经是“买买买”的代表,创业团队在BAT三强之间选边站队,也曾经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一景。时过境迁,百度已成为“卖卖卖”、甚至贱卖资产的角色,在BAT三强中掉队了。

  8月24日,饿了么宣布收购百度外卖,价格为5亿美元。百度外卖曾经被寄予中国外卖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厚望,去年估值为20亿美元,现在等于是2.5折卖掉了。百度2017年1月还以12亿元的价格卖掉百度游戏。百度2013年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并整合旗下的多酷,组建百度游戏。4年之后,百度相当于一折甩卖了当年重金布局的游戏业务。

  当然,宣布“All in AI(人工智能)”之后,百度在围绕人工智能进行机构、人事调整的同时,2017年也进行了若干项的收购,其中包括2017年2月收购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和智能硬件公司渡鸦科技、2017年4月收购机器视觉软硬件解决方案公司xPerception、2017年7月收购语音唤醒词供应商KITT.AI等。

  AI业务频繁换帅

  对林海峰替代林元庆、兼任百度研究院院长一事,百度内部人士8月30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并不知悉“老板”进行此次人事调整的原因。所谓“老板”是谁?该人士并未给出明确答案。

  记者注意到,百度相关部门最近几天曾经就王海峰兼任百度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一职公开回应称,此次调整的最主要原因是为了更好地支撑百度AIG的商业化。

  陆奇于2017年1月17日以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百度董事以及董事会副主席的身份“空降”百度,在百度是仅次于李彦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管。履职以后,陆奇主导对百度医疗事业部、百度糯米、百度内容生态、百度金融等多个部门的组织架构及人事调整。仅就AI体系而言,选择由王海峰替代林元庆,也已经是陆奇烧的第N把火。

  2017年3月22日,百度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宣布对百度研究院、语音技术部、大数据部等多个部门进行整合,组成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王海峰为总负责人。据腾讯科技披露,在此之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L4)于3月1日早上9点召开管理层会议,这是陆奇第一次主持L4管理层会议,参会人数不超过10个人,百度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最后一个抵达会场,但第一个发言即宣布“由于个人和家庭的原因辞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职务”,与会者对此无不感到意外,除了陆奇,在对王劲做出的成绩表示感谢之后,陆奇宣布总经理由自己暂代。而在AIG宣告成立的同一天,百度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也在微博、Twitter等平台以发布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职。

  对于吴恩达、王劲等人的离职,业界此前已多有解读,普遍看法是百度AI派系斗争的结果——以王海峰为代表的工程派,战胜了以吴恩达为代表的学术派,开始主导百度AI的发展方向。

  王海峰2010年1月加入百度,2013年10月成为百度副总裁,从2014年开始担任百度搜索业务群组副总经理,先后负责百度搜索引擎、手机百度、自然语言处理、互联网数据挖掘、知识图谱、语音搜索、图像搜索等业务。2017年3月,百度研究院、语音技术部、知识图谱、大数据部等多个部门被整合为百度AIG。其中,除百度研究院外,其他几个都是王海峰参与创建或者领导过的部门,此番兼任百度研究院院长,则让王海峰在AIG进一步大权独揽。

  林元庆2015年11月加入百度,担任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该实验室隶属百度研究院,林元庆一直向吴恩达汇报工作。在吴恩达离职之后的2017年4月5日,林元庆公开表示,吴恩达的离开对百度肯定有影响,吴恩达的大局观、对AI的理解,都是很透彻的。林元庆还透露,正是吴恩达离职之前推荐林元庆担任百度研究院院长。但没想到,几个月之后,林元庆就被调职了。

  值得关注的是,吴恩达在离开百度4个月之后,重返人工智能战场,创立了Deeplearning.ai,主要提供关于深度学习方面的在线视频课程。王劲在离开百度之后创立景驰科技,做的还是在百度的老本行——无人驾驶。也许若干年之后,包括吴恩达、王劲在内的一大批前百度AI精英,将与百度一起,在人工智能的竞技场上重逢。

  主航道与护城河战略

  对于百度外卖和百度游戏的出售,百度内部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关于百度外卖等资产出售,一直都是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在对外发声,百度自身并未对外发声,因为百度外卖、百度游戏等项目早在2015年就被列入百度“航母计划”,早已独立运营。

  在2015年7月的百度财报分析师会议上,百度宣布启动“航母计划”,将百度外卖、91无线等十几个项目进一步对外部投资者开放,提供直接投资百度资产的机会。百度内部人士透露,百度“航母计划”涵盖百度外卖、百度游戏、百度文学、百度视频、百度音乐、作业帮等。

  实际上,百度游戏的出售传闻从2016年年中就不绝于耳了,传闻中的接盘对象也一换再换;百度游戏也是从2016年10月就传出了因为业务开展一直不顺、将被出售并裁员的消息。但百度外卖和百度游戏为何在2017年出售、且以如此之低的价格出售?前述百度内部人士声称,出售时间由谈判进程决定,其对出售价格并未置评。

  熟悉百度内情的人士披露,陆奇2017年4月在百度内部发布过一次“全面诊断百度护城河”的讲话,这是确定陆奇“施政纲领”的讲话,陆奇在讲话中将内容分发和人工智能确定为百度的“主航道”业务,将能够让“主航道”业务更稳健的业务,定义为“护城河”业务;“主航道”业务拥有资源调配方面的优先权,诸如内容分发、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业务在资源投入上是没有上限的,但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等O2O业务当然连“护城河”业务也算不上,被出售也在情理之中。

  据记者了解,陆奇在业务部门“吹风会”上解释主航道和护城河战略时明确表示:百度以前太散碎了,有很多小型业务,不是市场领导者,只是第三或第四的位置,但每年要投入很多资金和资源去推广,比市场领导者付出了更高的代价,这样的业务是不是可以舍?如果能舍还是要舍掉的。

  那么被列入百度“航母计划”的十多项业务,未来都会被断舍离、“卖卖卖”吗?百度内部人士称,对于被分拆且独立运营的业务,应该问项目公司。

  实际上,百度的断舍离并不但仅限于“航母计划”里面那些被分拆且独立运营的业务。履职以后,陆奇的手术刀从未停息,2017年2月“第一刀”率先落在了饱受口诛笔伐的百度医疗事业部上——2017年2月8日,百度做出了裁撤医疗事业部的决定。记者不完全统计得知,此后的3月16日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了对百度糯米进行组织优化和架构调整;3月22日对百度AI体系进行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4月底5月初对百度资本进行人事调整;5月底百度内容生态出现人事变动;7月底陆奇宣布重新架构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计划让百度金融独立运营。

  李彦宏2017年2月向百度全体员工发表的内部邮件提到,未来百度的发展趋势为四大方向,分别为内容分发、连接服务、金融创新、人工智能。对于百度金融的最新动向,百度内部人士表示,百度金融是参照蚂蚁金服等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做法计划独立运营的,因为独立运营有助于百度金融获得更多的金融业务牌照。

  人工智能的机遇和挑战

  中国互联网行业一直是BAT并称,百度从搜索领域、阿里巴巴从电商领域、腾讯从社交领域迅速崛起为中国的代表企业,但百度毫无争议地在BAT阵营中掉队了。

  记者梳理得知,2011年以前,百度曾经是BAT当中的领跑者,特别是2011年3月24日,百度市值达到460亿美元,超过腾讯控股的446亿美元,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一大上市公司。这也是2011年的标志性新闻之一。

  但到2017年6月,腾讯控股的阿里巴巴的市值纷纷超越3000亿美元、4000亿美元的高峰,就连京东的市值也在2017年6月26日达到612亿美元,距离当日百度市值620亿美元,仅仅只差8亿美元。

  在当前的形势下,业界纷纷认为,BAT三足鼎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变成了AT两强争霸。当然,也有人开始将BATJ并称中国互联网行业四强。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以2007年iPhone推出为标志,全世界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腾讯通过微信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阿里巴巴也通过支付宝、手机淘宝登上了移动互联网的大船,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迷失了方向。这也是百度提前布局人工智能、押宝“All in AI”的原因所在。

  百度前述内部人士分析,PC互联网是开放的,所以,百度在PC互联网时代虽然面临Google的强力竞争,但依然取得了中国搜索市场的霸主地位;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联网入口变多,每一个APP都是相对封闭的,所以,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市场份额被蚕食;而到了人工智能时代,重新回到开放体系,百度有望通过人工智能找回霸主地位。

  在采访过程中,一位刘姓教授认为,即便到人工智能时代,提前布局的百度依然面临诸多挑战,因为相对于腾讯、阿里巴巴来说,百度的体量在变小,搜索业务市场份额也逐渐被蚕食,加上O2O、游戏业务等或在萎缩、或被出售,对百度来说,人工智能赖以成功的基础——大数据的规模也是在变小的。

  百度前述内部人士对此回应称,这位教授肯定不了解互联网行业,每个人都知道BAT在大数据方面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在2017年7月百度宣布“All in AI”之后,百度相关部门一位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球范围内,百度是唯一与Google一样,在人工智能领域研发方向最全、产品线最全的公司,其他的公司都是在单个领域出击,例如亚马逊的智能音箱,国内科大讯飞等也只是在语音或者图像等单个领域深耕,所以,百度一定会在人工智能时代赢得自己的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