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揭秘英国“网瘾”医院:忍不住看毛片的要注意了

揭秘英国“网瘾”医院:忍不住看毛片的要注意了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3日 09:2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当我被告知要躺在地上都不干,专注地呼吸两分钟时,我就已经很心痒想玩手机了。(说真的,你也可以试试躺在地上两分钟,而且不想着各种设备,你就知道有多难了)

  来源:爱范儿 

  当我被告知要躺在地上都不干,专注地呼吸两分钟时,我就已经很心痒想玩手机了。(说真的,你也可以试试躺在地上两分钟,而且不想着各种设备,你就知道有多难了)

  Motherboard的记者Andy Jones说道。那时,他正在夜莺医院(Nightingale Hospital)接受“戒网瘾”治疗,这是一家位于伦敦的私人医院。

  将你对刷手机的欲望和呼吸相连。每次你想看手机的时候,你就深呼吸一次,让空气充满你的腹部。

  夜莺医院的工作人员对躺在地上的Jones说道,尝试缓解他的焦虑感。

(夜莺医院,图自Motherboard)(夜莺医院,图自Motherboard)

  如果你对玩手机或是上网看小黄片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强迫感,也许你得开始注意了,因为那很可能最终导致抑郁、失眠,或是成天焦虑自己会和社会脱节(即使你已经全天24小时都通过数字和外界强行连接了)。

(图自giphy)(图自giphy)

  夜莺医院的工作就是帮你解决以上这些问题。他们会帮你重新调整睡眠规律、饮食、性生活规律等方方面面习惯。

  Richard Graham在五年前开始主导这项治疗,到现时为止,已经治疗超过300名病人,其中既有科技公司的CEO和明星,也有平常百姓。

  我治过不少科技公司的CEO,他们就像机器人一样,把家庭生活当作项目管理、吼孩子、还把老婆当员工对待。

  他们完全没有性生活或是亲密关系。他们甚少锻炼或与人社交,纯粹就靠咖啡因、能量饮料和香烟续命。

  Graham在采访中说道。正如许多研究“网瘾”心理成因的研究指向,Graham 也同意“网瘾”来自于它不定时带来不确定的奖励。

(图自 AppSo)(图自 AppSo)

  就像赌博一样,你会不停地刷手机,因为虽然你不知道是否这次会看到想要的奖励,但你知道,总有一次会刷到的。

  Hannah(化名)今年33岁,是一名单身母亲,她也曾参与过其它医院的“网瘾”治疗。从某个层面来说,Hannah 本来就是“容易上瘾体质”,曾对吸烟甚至药品滥用上瘾,但她的“网瘾”更失控。

  我是一名单身母亲,那段时间里我感到特别寂寞。我没钱去玩其他年轻妈妈玩的东西,我又不能离开房子,因为宝宝还小。

  所以,我只能成天上网,刷 Facebook、Twitter、购物网站、Snapchat。我很讨厌那样。

  对网络的依赖,逐渐开始改变了她的生活。手机离手,她生理上就会感到不舒服,经常刷 Facebook 至凌晨4点,悔恨不已。宝宝一哭,她就会十分恼火,当宝宝弄坏她的 iPad 时,她真的很生气,生气得简直吓到自己了。

  从那时开始,Hannah 开始接受治疗,服用安眠药,并将所有电子设备都扔掉,“在那之后的五个月里,我都只是去图书馆用公共资源。”

  夜莺医院又将如何治疗这些患者?据 Jones 总结,那是一种“瑜伽班+戒酒自助会(AA)”的体验。

  每轮的治疗,都会在平静的蓝色房间里进行,工作人员会引导患者从深思中寻求慰藉,尝试寻找患者逃避的问题根源,并从中获得能量。就跟戒酒会围圈圈说真心话一样。当然,过程中不能行死走肉般地刷手机。

(夜莺医院,图自 Motherboard)(夜莺医院,图自 Motherboard)

  刚被告知躺在地上的 Jones 和工作人员聊起了自己的困惑。虽然现在可以躺在地上,不玩手机,练习深呼吸,但我平时生活工作又该怎么办?总不能一言不合躺地上吧?

  工作人员则表示,这样躺地上目的是要练习“正念(mindfulness)”。学过瑜伽的读者都知道,“正念”是一种充分察觉当下所发生的一切的状态,可培养身心觉知,活在此时此地。

  我们经常一不小心就会困在刷手机中。带回一些‘正念’,活在此刻此地。问问自己,‘我此刻真的需要拿着手机吗?’

(图自 The Tenney School)(图自 The Tenney School)

  当一天治疗结束后,夜莺医院给 Jones 布置了功课,在每天关键的时刻放下手机:吃早餐、开会以及看电视时,好训练大脑每次只专注一个事情。

  2014年,香港大学心理学系曾发表研究论文指出,全球6%的人口都患有科技瘾症,而夜莺医院的顾问更表示,如今全英国市政工作人员中有高达70%的患有网瘾,而且对病症全不知情。

  如果这些市政工作人员,或是 Jones 想接受完整疗程治疗,就要缴纳高达 1.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 13.5 万元)的治疗费用了。

  我们都曾在某个凌晨 4 点拷问自己,怎么就又玩手机玩到那么晚,立志第二天开始戒掉手机,但一觉醒来就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