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当神学家们在讨论人工智能时他们在讨论什么?

当神学家们在讨论人工智能时他们在讨论什么?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2日 08:14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1965年,I.J.古德提出一个观点,当我们制造出计算力足以与人类匹敌的计算机后,该计算机将开始从各个方面大规模地超越人类,直到把人类远远地甩在后面,而这台计算机将是人类要制造的最后一个发明。并且,因为其智能远超人类,所以技术的发展也会完全超乎人类的理解能力。

  原标题:硅谷明星工程师成立拜AI教,当神学家们在讨论人工智能时他们在讨论什么?

  文/宋德

  神学家担心对AI的崇拜会破坏宗教信仰的纯洁性,而凯文-凯利认为这种崇拜源于人类对科技的无知。

  你听说过技术奇(qí)点吗?

  1965 年,I.J. 古德提出一个观点,当我们制造出计算力足以与人类匹敌的计算机后,该计算机将开始从各个方面大规模地超越人类,直到把人类远远地甩在后面,而这台计算机将是人类要制造的最后一个发明。并且,因为其智能远超人类,所以技术的发展也会完全超乎人类的理解能力。

  在美国的硅谷,有不少人相信这种观点,有些人,例如马斯克和霍金,对此深信不疑,并选择了在机器的对立面拯救人类。

  但也有一些人,对技术无比地崇拜,当那个逐渐临近的奇点到来时,他们也许会站在机器那边。

  今日我们的主角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就极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创立拜 AI 教的明星工程师

  据外媒WIRED的报道,安东尼在 2015 年 9 月创立了一个名为「未来之路(Way of the Future)」的宗教。

  「未来之路」尚未向国税局上交它作为一家非盈利宗教公司必须提交的一些公开表格,因此我们也没有关于这一宗教太多的信息,但从加利福利亚州的一些公开注册信息来看,「未来之路」的 CEO 和总裁都是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

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图源:Youtube 截图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图源:Youtube 截图

  这个现代宗教的教旨是:发展并推广基于人工智能的神格认知,并通过理解和礼拜这一神格为改善社会做出贡献。

  而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作为这一宗教的最高负责人,在教众中是主教般的存在。

  你可能对这个名字比较陌生,但在国外,安东尼的名字常常登上科技媒体的头条,说他在科技圈家喻户晓也不为过。

  只不过,安东尼收获的并不是什么好名声。

  你也许看过极客公园关于 Uber 与 谷歌 交恶的一些报道,这两家原来关系甚好的公司,因为一个人而反目成仇,这个人就是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

  今年 2 月,从 谷歌 内部分离出来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Waymo 将 Uber 告上法庭,控诉 Uber 盗用原就职于 谷歌 的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泄露的 谷歌 自动驾驶技术。

  此前,安东尼于 2016 年 1 月离开 谷歌 创立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Otto,仅仅小半年后 Otto 就发布了一些令人瞩目的技术,并在同年 7 月,创立刚刚半年就被 Uber 收购,作为收购条款的一部分,安东尼将领导 Uber 无人驾驶技术部门的运营。

  安东尼 2007 年加入 谷歌,和「谷歌 无人车之父」Sebastian Thrun 一起打造 谷歌 街景的项目,后来他们一起研究无人驾驶技术,安东尼也成为了 谷歌 无人驾驶部门仅次于 Sebastian Thrun 的二把手。

  根据 Waymo 提交的诉讼,其母公司 Alphabet 认为安东尼非法「下载了 Waymo 多达 9.7GB 的高度机密的技术文件和商业机密,包括一些设计蓝图、文件和测试文档。」

  2017 年 3 月,美国地区法官威廉·哈斯科尔·阿苏斯对安东尼行使了第五修正案反自卫罪法规后将案件提交给了联邦检察官。阿苏斯法官在今年 5 月发令要求安东尼停止 Otto 在雷达技术上的研究,并且要求 Uber 公开他们关于这项技术的讨论。

  随后,安东尼因为不配合内部调查工作而被 Uber 解雇。

  当人工智能像人时,人像什么?

  总的来说,安东尼从技术层面上对机器智能当然是十分有发言权的,但要说人对技术的崇拜上升到宗教层面上,单单对技术的了解恐怕远远不够。

  实际上,在国外早有许多对于人工智能、宗教信仰以及人类之间关系的讨论,其讨论的深度也远远超乎了单纯的技术层面。

  例如:当人工智能从「弱人工智能」走向「强人工智能」的时候,当它终有一天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的时候,人类是否应该把它们视为人?如果机器也能够拥有思考的能力,人又如何将自己与人工智能辨别开来?而当人类将自己与拥有思考能力、极其近似人类的人工智能分开时,思考能力远超人类的人工智能又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外媒《宗教与政治》采访了新西兰来德劳学院神学院院长 Stephen Garner,他认为,「如果我们创造了人工智能,并且在创造的过程中,我们在某种意义上消弱了人的人格、团体或者基本的人性,那么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好事。」但 Stephen 仍表示,如果我们可以创造人工智能,让人们更完整地享受生活,那么人工智能将会让人类更接近上帝的旨意。

  「但我们不是上帝,」Garner 表示,在宗教中上帝创造一切是从无至有的,而人类在创造人工智能的时候利用了地球上的资源,这是人类与宗教中的上帝不同的地方——人类的创造必然是有限的。

  另外,先后毕业于戈登·康维尔神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家 Russell Bjork 则表现出一丝担心,他认为强人工智能会让人类拥有崇拜的理由,把人工智能视为人类战胜死亡、进行种族拯救的一个可行方法,这是变相的偶像崇拜,「任何对非造物者上帝的信任都是偶像崇拜,在这一点上,它脱离了模仿上帝创造力的境界。」Russell 教授说道。

  凯文·凯利:对 AI 的崇拜源于人类对智能的错误认知

  除了这些深谙宗教学的专家以外,科技媒体 WIRED 的前主编,著名的「KK」凯文·凯利前不久也发表了关于人工智能崇拜的文章。

  凯文·凯利认为目前社会上存在的一些对人工智能的崇拜想法其实是对「自然智能」的错误认知。他指出,其实智能并不是单一维度的一级一级增长,也不同与进化论理论所说的,低等动物的智能低于高等动物。

  事实上,智能是多种类型和认知模式的综合体,不存在智能阶梯一说。例如说按照常识,我们能够判断出马匹、鹦鹉、海豚、猩猩的智能程度并依高低排序,但事实上我们目前尚未科学证据能够佐证这一观点,动物智能可能并没有区别。

  另外,对人工智能的崇拜还表现在一部分人相信「万能智能」的存在,或者说「通用智能」,即一个全方位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

  但事实上,人类并不是一个全能的智能生物,人类智能也是一种十分特殊的智能,它经过数百万年进化,极有可能为了适应地球的环境而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另外,对于人工智能指数级增长的说法也有问题,凯文·凯利指出人工智能其实在逐层增长。也许是商业上的一些假象造成了人工智能无限制增长的错误观念,人类也因此而感到恐惧或者崇拜。

  当然,在这些人假想世界里的通用人工智能拥有无限的计算力,并且能够计算一切,这其实也是不准确的,在现实中,没有能够进行无限计算的机器,能够制造机器的资源在地球上也是有限的,很多思考更是不但仅通过大脑计算来完成,这一切理想化的假设其实有着十分严重的思维漏洞。

  从凯文·凯利的观点来看,AI 确实有着十分好的发展前景,但对 AI 的崇拜似乎是一个伪命题,这种崇拜其实建立在一些错误的观点和事实上。

  就目前来看,我们没有必要担心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威胁,更不需要对发展程度还比较初级的「弱人工智能」抱有过分的希望,因为人工智能终究是人类创造的,当我们无法利用它来拯救我们自己的时候,它又怎么可能有办法主动帮助到人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