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FF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离职 留给贾跃亭时间不多了

FF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离职 留给贾跃亭时间不多了

科技资讯  2017年10月7日 14:0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虽然贾跃亭早在7月6日就辞掉乐视网董事长并退出了董事会,但贾颇有‘我虽不在江湖,但江湖还有我的传说’的味道。其备受瞩目的新造车公司FaradayFuture融资迟迟没能到账,36氪了解到,FF联合创始高管、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TomWessner已于昨天向公司递交辞呈,正式从FF离职。

  来源:36氪

  (原标题:FF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Tom Wessner离职: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虽然贾跃亭早在7月6日就辞掉乐视网董事长并退出了董事会,但贾颇有‘我虽不在江湖,但江湖还有我的传说’的味道。其备受瞩目的新造车公司Faraday Future融资迟迟没能到账,36氪了解到,FF联合创始高管、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Tom Wessner已于昨天向公司递交辞呈,正式从FF离职。

  FF官网高管团队页面今日更新:前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Tom Wessner已被撤下。

  虽然高管团队并没有列出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但贾的LinkedIn页面显示,其在FF的职位是CIEO。全称Chief Internet Ecosystem Officer(首席互联网生态官)

  2014年4月,Tom Wessner、FF研发与工程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FF人力资源副总裁Alan Cherry、贾跃亭以及当时的乐视高级副总裁聂天心(Tony Nie)联合创办了新造车公司Faraday Future。Wessner是这个创始团队中第二位离开的成员,在他之前,Alan Cherry已经在今年8月8日离开。

  公开资料显示,加入FF前,Tom Wessner在汽车行业供应链领域有近30年的工作经验,先后担任过福特墨西哥采购总监、日本马自达采购副总经理以及福特马自达合资工厂的采购副总裁;在特斯拉期间曾在Model S项目的产品开发关键时期担任特斯拉汽车采购总监;随后出任夏威夷航空战略采购副总裁,“实现了传统的整体企业采购流程管理模式向集中的有策略性采购模式的转变。”

  为了解决自去年年底就闹得登上全球科技媒体头条的财务问题,FF今年来做了一系列动作用于节省资金:包括聘请前宝马、德意志银行CFO Stefan Krause这样的顶级财务管理人才来管钱;暂时搁置北拉斯维加斯的10亿美金工厂计划,转而尝试在加州改建一座小型汽车工厂以尽快投产;在BBA捷豹路虎纷纷筹备参赛的当下选择退出电动方程式Formula E比赛……

  但说到底,这些全都属于节流策略,要想完成FF91的量产,尽快完成融资才是正道。相信CFO Stefan Krause加入FF这半年来和迟迟未能回国的贾跃亭都在为融资的奔走,但这个时长跨度其实已经表明,在国内遭遇信用破产的贾跃亭在FF的融资历程并不顺利。

  资金不到位的情况下,FF就剩一个来自特斯拉、宝马、奥迪、苹果出走的技术人才组建的超强研发团队,车和家CEO李想对这个团队的评价是“全球为数不多具备智能汽车完整的基础研发能力的企业,具备这个能力的(企业)全球不超过五家。”对投资人来说,这个团队可能是他们唯一感兴趣的资产。或许是看多了国内比比皆是的新造车公司和传统车企合作,外媒The Verge报道,FF内部正在探索与其他车企合作甚至收购以扭转公司目前的困境。

  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FF必须加快节奏了。一些迹象表明,Wessner的离职不是个例。除了上面提到的人力资源副总裁Alan Cherry,FF赛车与特殊项目负责人Nate Schroeder、全球物流总监JJ Luranc也于最近离开了。另外,色彩与材料设计师Rodrigo Caula、高级制造工程师Michael Snyder、特殊项目工程总监Blake Rosengren、产品经理兼UX设计师Jui Dai、高级外观设计师Arash Badeanlou、平面设计师Eric Lopez都在过去两个月从FF跳槽特斯拉、亚马逊甚至去创业。对于FF来说,融资迟迟不到账让人失望,但团队缓慢而病毒式的分崩离析才是最可怕的,这可能彻底断送这家公司的未来。特别是五位创始人有两位选择于最近离职的当下,管理层如何稳定军心成为关键。

  一位前FF员工告诉媒体,依然在职的员工,要不就是还没拿到其他公司的offer、正在观望;要不就是工作岗位刚刚得到大幅晋升;要不就是依然(对拿到融资如期量产)心存幻想,要不就是三者兼而有之。

  FF似乎有意通过放宽员工晋升标准、大力提拔员工来稳定军心,上述人士表示,突然间很多员工职称前都加上了‘高级’二字……另一位离职员工透露,这个策略覆盖面之广以致连管理层也未能“幸免”:Tom Wessner原本考虑今年夏天离职,但他随后获得晋升,由副总裁升为‘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显示,至少有三位FF员工享受到了类似的‘Title促销’活动。

  “员工士气低落,没有人待在办公室,他们在不断尝试引进投资人,但没有人愿意投资。”这位离职员工表示,绝大多数潜在投资人都是贾跃亭的朋友。从要求FF员工为乐视超级汽车中国团队设计汽车到运营他的社交平台账号,贾对FF团队的控制让人感觉密不透风:“公司是一艘正在沉入水底的船。”

  伴随新一波离职潮的同时,也有一些新的人才源源不断的加入这家历经磨难的年轻团队。7月上旬,前宝马高级副总裁、i系列电动汽车项目负责人Ulrich Kranz加入FF出任FF CTO。除了这种管理层级别的大咖,FF还宣布了新任全球公关负责人Michael Cooperman。

  另一个很快宣布的可能是刚刚聘请的全球税务总监Caroline Banzali。根据加州公共记录法案要求,外媒得到的邮件显示,Banzali早在8月就入职了FF,FF实际上错过了提交与国家税收抵免相关文件的四月截止日期,这个错误可能使公司造成数百万美金的损失。幸运的是,根据电子邮件,加州州长商业和经济发展局8月底接受了这些文件。

  很难说贾跃亭在FF的融资不受此前乐视负面的影响,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此前说“老贾手上还有好牌”,但说到底贾跃亭手里只剩下FF,作为FF仅有的核心资产,FF研发团队的稳定性最近又出现波动,不管是融资、谈合作甚至收购,贾跃亭都需要加快节奏,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