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起底迅雷大数据:涉现金贷交易多个产品被质疑存风险

起底迅雷大数据:涉现金贷交易多个产品被质疑存风险

科技资讯  2017年11月30日 10:28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之间一场争执不下的内讧,将本就备受争议的玩客币推向风暴中心,也将迅雷大数据公司推至人前。

  TechWeb 11月30日报道文/团子

  迅雷与其子公司迅雷大数据之间一场争执不下的内讧,将本就备受争议的玩客币推向风暴中心,也将迅雷大数据公司推至人前。

  这场内讧围绕着品牌和商标授权展开。11月28日早间,迅雷突然发布公告称,已经正式撤销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旗下业务“迅雷金融”、“迅雷易贷”等在迅雷官方网站被全部下线。

  对此,迅雷大数据回应称,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是经迅雷董事会批准设立,并由迅雷投资入股,其商标使用权和流量资源受协议保护,今后仍将以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标识开展业务。TechWeb查询迅雷金融官网,类似“迅雷旗下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的宣传依旧存在。

  双方关于品牌商标授权的争议已经僵持了两天,大战了数个回合,其中牵出了玩客币是否违规、迅雷大数据业务问题等一系列争论,最新曝出的迅雷高级副总裁於菲被停职,又与迅雷大数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迅雷为何急于撇清与迅雷大数据的关系,於菲在迅雷大数据公司中扮演什么角色,迅雷大数据自身是否存在问题?

  迅雷、迅雷金融与迅雷大数据

  此次内讧的主角主要涉及迅雷、迅雷金融和迅雷大数据。迅雷指的是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做下载起家,目前旗下拥有网心科技、迅雷网、迅雷创业等多家公司,其中网心科技的主营业务就包括备受争议的玩客币和星域CDN。

  根据迅雷公告,迅雷在2016年8月投资了迅雷大数据(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43.16%,为其第一大股东。但查询天严查显示,2017年1月,迅雷大数据股权变更,迅雷持股降至28.77%,变成第二大股东。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增加了迅雷大数据的注册资本金,持股由10%变为持股30%,成为第一大股东。

  天严查显示,迅雷金融(深圳市迅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迅雷大数据100%控股的子公司,股权转让在2016年9月完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迅雷大数据又先后成立了深圳市迅雷经济咨询有限公司(简称“迅雷咨询”)与深圳市迅雷贸易服务有限公司(简称“迅雷贸易”)。此后,迅雷旗下所有与金融相关的产品都来自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迅雷咨询、迅雷贸易这4家企业。

  迅雷大数据旗下多个产品遭质疑

  从2016年末开始,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开发了一系列面向迅雷用户的金融类产品。其中,包括迅雷在公告中提出的迅雷爱交易、迅雷易贷等产品,目前迅雷爱交易已经被彻底关闭,疯狂猜涨跌、迅雷易贷等产品也被质疑存违规风险。

  迅雷爱交易在今年初上线,在宣传时号称“0成本无风险”、“8元低门槛”、“10秒开户30秒入金”、“40倍杠杆高”、“24小时随时提现”,吸引用户首次注册的优惠其中就包括赠送迅雷会员。后监管部门严查微盘交易,迅雷爱交易因涉及微交易被相关部门于3月末叫停。

  5月19日,迅雷上线了小游戏“疯狂猜涨跌”,根据当时中国经营报的报道,其投注对象为“上证指数”或“虚拟指数”,筹码为“欢乐豆”,即1元兑换1000欢乐豆,玩家在一定时间内通过竞猜指数“超过”或“不超过”某一具体数值,从而实现筹码转移。这款产品被质疑是“二元期权”赌博。

  今年10月,迅雷现金贷业务“迅雷易贷”上线,这款产品为迅雷咨询推出,贷款方式为用户先缴纳定金、咨询费等费用,才能提交贷款申请。具体来说,用户在贷款前缴纳的定金至少为99元,申请贷款金额在2000元以内,需缴纳定金99元,金额在2000到7999元之间需缴纳199元定金,8000元以上则需缴纳399元定金,均为一次性付清。给用户的优惠是赠送一年迅雷会员。

  这款产品一经推出即引发争议。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用户贷款缴纳给迅雷易贷的定金属于政策明令禁止的“砍头息”,而迅雷易贷在贷款前收费的行为会形成资金池,增加金融风险。

  迅雷大数据旗下的两款App分别是迅雷金融和蜂鸟金融,其中,迅雷金融在售产品以公募基金为主,蜂鸟金融则以个人借款为主,利率在6.5%到8%之间,均为代理业务。

  由迅雷公告可以看出,迅雷决定与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划清界限的导火索是最近收到了太多关于金融业务方面的咨询,但在迅雷看来,这些并不是他们的业务。迅雷在公告中称,迅雷大数据旗下业务因其金融属性带来的风险和迅雷缺乏监管渠道,不为其进行任何担保和背书,并提醒投资者谨慎投资。

  品牌和商标授权之争

  迅雷撤销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是因为迅雷已经不再是迅雷大数据的第一大股东,并失去了董事会席位,而迅雷大数据旗下业务也不纳入迅雷财务报表,对其财报没有任何贡献。迅雷大数据则坚称,迅雷大数据及其子公司是经迅雷董事会批准设立,并由迅雷投资入股,其商标使用权和流量资源受协议保护。

  根据迅雷官方披露的迅雷集团与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协议内容,迅雷需要每天、无偿的、免费的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到迅雷大数据公司,按照每个UV20-30元的行业均价,3000万UV的价值相当于6-9亿元,这意味着迅雷集团每天需要都要给迅雷大数据公司价值6亿到9亿的流量。这让迅雷觉得不公平。

  而在昨晚的最新披露中,还牵出了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於菲,与迅雷大数据的协议即是於菲在担任迅雷法务部负责人过程中签署。迅雷认为,於菲在任职期间涉嫌利益输送。

  根据迅雷公告,迅雷大数据第一大股东为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该企业的最大股东便是於菲,於菲个人持股66.67%。该合伙企业的GP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也是於菲100%控股的企业。即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30%迅雷大数据公司投票权均由於菲实际控制。

  迅雷大数据另一家股东企业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的GP也是於菲100%持股的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即深圳市紫米谷网络科技合伙企业持有的10%迅雷大数据公司股权的投票权也由於菲掌握。

  由此,於菲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天严查信息显示,今年6月於菲取代张海妮出任迅雷大数据董事长。

  昨日晚间,迅雷发布全员信,暂停於菲在迅雷集团的一切工作职务。而迅雷金融方面随后向媒体回应称,目前於菲已辞去迅雷大数据公司董事长职务,其与“内讧”无关。

  目前,关于迅雷与迅雷大数据的争端尚未结束,但事件中对于“玩客币是否属于非法ICO”的讨论又被重新提及,这对迅雷造成了很大困扰,并最终反映到资本市场上:从28日起,迅雷股价大跌,截至11月29日收盘,迅雷股价暴跌31.11%,报12.8美元。与其最近最高价27美元相比,近乎腰斩。两天时间,迅雷股价几乎回到了发行价12美元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