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连续举牌联想控股、中芯国际 紫光赵伟国是何人?

连续举牌联想控股、中芯国际 紫光赵伟国是何人?

科技资讯  2018年1月2日 17:00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紫光控股在12月19日~22日连续四天合计共买入联想控股股份451万股,累计增持联想控股比例超过5%,当周,联想控股股价累计涨幅超过50%。此外,紫光控股同时购入中芯国际股票,已达到5%的举牌线。

  连续举牌联想控股、中芯国际 紫光赵伟国是“玩资本”的人?

  《投资者报》记者 潘亦纯

 

  最近,紫光系资本——紫光控股在港股市场上大肆“买买买”引发了公众又一次关注。

  紫光控股在12月19日~22日连续四天合计共买入联想控股股份451万股,累计增持联想控股比例超过5%,当周,联想控股股价累计涨幅超过50%。此外,紫光控股同时购入中芯国际股票,已达到5%的举牌线。

  其实,紫光系资本运作传统由来已久,自2013年以来,就不断并购芯片、存储行业龙头公司以谋求发展。可以说,紫光集团是以并购起步的,但是这一切的背后都站着其掌舵者赵伟国。从媒体报道来看,赵伟国并非一个低调的企业家,他经常在多种场合表达自己对紫光集团乃至中国芯片发展的观点及看法。

  最近几天,针对紫光集团董事长在资本并购、企业内生式发展等方面的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多次致电致函公司,但并未获得任何解释。

  两度进入紫光集团

  赵伟国与清华结缘颇深,他本科、研究生均在清华读书。毕业之后,曾两度进入清华旗下的紫光集团,期间还创业成立了建坤集团。

  从公开资料来看,赵伟国生于1967年,童年时期正是在贫穷的新疆沙湾县度过。高考制度恢复之后的1985年,赵伟国考取了清华大学电子系,进入清华后的赵伟国感慨颇多,他甚至在一次采访中称:“上大学前以为自己是天才,进了清华却发现天才是别人。” 伴随着这样的心理落差,赵伟国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进行重新定位,那时候,《硅谷热》这本书的出现引发了赵伟国的创业梦想,这也为后来他离职下海选择创业埋下了伏笔。

  1997年,赵伟国加入紫光集团,担任集团自动化工程事业部副总经理一职,这是赵伟国此一次进入紫光集团。而在紫光集团呆了一年之后,1997年赵伟国即出任清华大学旗下另一家公司同方电子的总经理一职。1999年,中国互联网迅速升温,赵伟国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于是投资 50万元成立了中华医疗网,后来网站被海外某只基金以500万美元收购了40%的股份,这是他的第一桶金。而后,赵伟国不断地在市场上寻求投资机会,进军能源、地产等领域。2004年,赵伟国甚至辞去原有职务,创办了建坤集团,这也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创业。

  2009年,建坤集团入股紫光集团49%的股权,赵伟国本人也先后出任紫光集团总裁、董事长一职,这也是时隔十余年后,赵伟国再次回到紫光集团。

  被贴“并购狂人”标签

  不过这一次,赵伟国给紫光集团选择的突破口是集成电路,芯片即是集成电路的载体。芯片运用非常广泛,小到身份证、银行卡,大到电脑、手机甚至飞机等,都需要安置芯片,但国内在芯片的研发和生产上仍然非常落后。

  据悉,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需求市场,但国产芯片市场份额不到10%。这也就是说,中国“芯”90%以上依赖进口。

  赵伟国面临着巨大挑战,但是他选择通过并购的方式谋求未来发展,这也使得他被贴上“并购狂人”的标签。

  2013年6月份,紫光集团以每股28.5美元的价格向展讯通信有限公司提出全资收购要约,最终以17.8亿美元私有化了展讯通信;而后,紫光集团则以9.1亿美元收购了锐迪科。2015年5月22日,紫光集团宣布与惠普[HP]达成合作,由其旗下紫光股份以不低于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惠普[HP]旗下“新华三”51%股权。同年9月底,紫光集团斥资38亿美元获得了西部数据15%股权,并在2016年与西部数据宣布成立合资公司——紫光西部数据有限公司致力于提供大数据存储解决方案及服务。此外,在2014年INTEL还斥资15亿美元入股了紫光集团,两者达成结盟。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赵伟国并购的公司中,无论是展讯通信,还是锐迪科,都是芯片行业一流的公司,由此可以看出,他对于紫光集团未来的发展宏图充满期待。

  赵伟国曾对媒体表示,“我们通过三次并购,三次结盟。在两年时间迅速完成了在集成电路领域生态的布局。三次并购是:并购展讯、锐迪科、新华三;三次结盟是:结盟INTEL、西部数据和惠普[HP]。”

  “收购展讯,让我们在芯片设计领域迅速确定了桥头堡;收购锐迪科,巩固了展讯在移动芯片的位置,稳坐全球第三,并且为进军物联网做准备;而我们收购的新华三是芯片的使用者,是做网络、存储、云计算的。我们看到在展讯和新华三之间有共同的地方是存储芯片。”赵伟国称。

  回应资本运作质疑

  为何选择借力资本的方法谋求发展?赵伟国曾在一次访谈中给出了答案,“中国半导体产业落后面貌的改变,只有通过并购找到一个与世界平行的桥头堡,先通过资本运作找到一个与世界同行在一个起跑线上起跑,再组织力量冲锋,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实际上除并购外,赵伟国领导的紫光系资本还选择入股等方式,控制芯片、IT、存储等多个行业的相关公司。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12月27日,紫光系除了控制紫光国芯、紫光股份、ST紫光之外,还出现在了26家A股上市公司流通股股东行列。

  种种资本运作举措使得赵伟国经常面对“是否在玩资本运作”的质疑,但他表示:“什么是玩资本的人,买了之后,再卖给别人。紫光买的企业一个都没有卖的,不断地加大投入,从一匹小马变成骏马、千里马。对于企业来讲,发展是核心,并购在某个特定阶段只是一个手段。所以一个企业家要把你的产业理想和商业现实结合起来,这样才能照亮企业的未来。我肯定是借助了资本,借助这样一个工具,但把它用在了我所倾心,并为之付出终生的事业上。”

  据悉,目前紫光集团旗下的长江存储已经研发出了32层64G的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3D NAND(一种存储设备)芯片,2018年将实现量产。

  不过目前紫光集团发展战略也有所调整,除并购等外延式增长之外,还对自主研发的内生式增长有所布局,赵伟国最近几天表示,“紫光虽然是通过并购切入芯片产业的,但目前的工作重点已经完全转向自主研发。”由此来看,紫光集团今后的发展或许更多考验的是内功,而赵伟国是否能经得住考验,还需要经历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