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对话微软副总裁:关于虚拟现实,微软的野心有多大?

对话微软副总裁:关于虚拟现实,微软的野心有多大?

科技资讯  2018年1月31日 14:24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当VR以一个类似于Windows的系统界面呈现时,它的样式、交互会让你不自觉联想到图形界面早期的情形。此时你会清晰地感知到,这就是未来,不太近,也不太远。

  当VR以一个类似于Windows的系统界面呈现时,它的样式、交互会让你不自觉联想到图形界面早期的情形。此时你会清晰地感知到,这就是未来,不太近,也不太远。

  身处互联网和科技行业,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热点是什么,但你知道,当下的热点、风口一定很快就会过去。可穿戴设备、人工智能、直播,到后来的知识变现、问答都在其中。

  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VR)也是曾其中之一。

  而在VR行业日渐沉寂之时,2017年10月公布的Windows10秋季创作者更新又给它续了一条命。

  和微软副总裁、设备与混合现实市场营销负责人伊丽莎白·哈姆伦的对话一开始,她先解答了最近亚马逊上第一批Windows VR头显大范围降价的问题。

  从本月22日开始,美国亚马逊上的的全部微软MR头显都迎来了一轮大幅度的降价,包括惠普[HP]、联想、戴尔、宏碁的设备在内,降幅在40%到二分之一左右,连口碑颇好、在第一轮降价中价格坚挺的三星Odyssey也在前两天下降到了499美元,初始售价为719美元。

  伊丽莎白·哈姆伦表示,这一轮的价格波动实际上来自第三方卖家的价格调整。

  “美国现在仍旧是假日季,所以降价促销还是很常见的,我们认为是一个暂时性的,并不代表微软公司和OEM合作厂家的价格变化。”微软Surface及HoloLens产品中国战略总监Jared Andersen补充道。

  目前首批Windows VR头显价格略有回调,但仍旧比原价优惠很多。在购买前可以先查看一下我们早前的Windows头显体验。

  比之于暂时性的“风口”,VR,或者按照微软官方更准确的表述,混合现实(Mixed Reality,MR)可谓几经起伏,屡次成为焦点。

  早期的VR研究主要存在于诸如MIT之类的大学实验室和当时Atari这样的企业中。80年代末开始见诸媒体。

  任天堂在1995年发布了第一款商用VR设备,它有个相当直观的名字——Virtual Boy。当时包括SEGA和苹果在内都在那一波的虚拟现实热潮中推波助澜。

  而最近一次的热潮很明显来自于Palmer Lucky 2010年创办的Oculus。Kicstarter250万美金的高额众筹一下子在科技行业炸开了一个缺口,创业者们在深圳工厂强大的制造和生产能力助推下蜂拥而至。

  Facebook20亿美元的收购Oculus最终给这个车库创业故事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高价卖身,巨头入局。VR行业迎来它这几年来的高光时刻,此后一路飙涨。

  对了,这其中还有HTC的身影。它和Valve一方出设备一方出内容合作的HTC vive至今依旧是VR产品的标杆,只不过寒冬之下,我们经常看到的是HTC以一己之力苦苦支撑的身影,牵头成立联盟,做内容生态。

  严格来讲,微软的入局并不算晚。发布之初令我们惊呼为未来的HoloLens可以看作是当下VR设备某种形式上的终极形态。早在2016年6月的台北电脑展上,微软就公开表示会把HoloLens上的系统平台Windows Holographic OS开放给第三方厂家。于是就有了我们前面提到的2017年秋季创作者更新中的一项重要功能。

  伊丽莎白·哈姆伦在采访中引述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新书《刷新》中的内容,强调VR在微软未来商业版图中的战略地位:

  我们认为,混合现实代表着未来计算的一个方向。

  萨提亚在新书中也提到,微软未来最看重的三大核心计算平台,一个是混合现实,第二个是人工智能,第三个是量子计算。

  人工智能自不必说,微软亚洲研究院一度被成为人工智能的黄埔军校,我们熟知的不少创业公司背后都有微软亚研院的技术牛人。而不久前在一次Azure小范围沟通中体会到了微软研究员、产品经理对于量子计算的热情。

  回到虚拟现实上。加上一并开放给合作厂家的inside-out定位追踪技术,微软初步建立了一个比所有其他平台都要庞大的联盟。老牌的OEM厂家加上部分创业团队,重新站到了一起,微软、惠普[HP]、联想、三星、戴尔……等等。

  而彼时的VR行业用一首《凉凉》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从谷歌 Trends上Virtual Reality12个月内的热度来看,首批Windows VR设备投放市场的确形成了一个小高潮。

  这个过程中,HoloLens被冷落了,期间因为供应商的供货调整,部分媒体一度解读为HoloLens要停产。

  实际上,微软在2017年7月份就明确表示,下一代HoloLens将配备的HPU2.0会集成一款AI协处理器。微软副总裁伊丽莎白·哈姆伦此次并未带来新产品的消息。但是,微软Surface及HoloLens产品中国战略总监Jared Andersen谈到了HoloLens进入中国后的一些经典案例:

  去年(2017年)11月份的时候我去了北京的301解放军总医院,在那里两位专家就向我非常详细地解释了他们是如何使用HoloLens来做背部、臀部和膝盖的手术的。

  我之所以感觉特别兴奋,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HoloLens给中国的医生一种能够为病患提供更高水平、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和关怀的能力。

  另外,通过HoloLens,他们可以实现远程的医疗会诊和手术指导,也就是说在大城市里面的这些专业的医生通过HoloLens可以向一些偏远地方的病患提供专业水平非常高的医疗服务,而没有HoloLens这种远程的医疗服务是不可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