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联想财报真亏还是假摔? 美国减税为何坑惨明星公司

联想财报真亏还是假摔? 美国减税为何坑惨明星公司

科技资讯  2018年5月25日 05:17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近段时间备受关注的联想集团在香港发布了其2017/2018年度财报,报告显示,联想集团的营业收入迎来小高潮,达454亿美元,创下历史第二高水平,逼近2014/2015财年463亿美元历史巅峰。
港股k线港股k线

  来源:财报研究院

  在资本市场上,会计是一门艺术,也是一个游戏。

  近段时间备受关注的联想集团在香港发布了其2017/2018年度财报,报告显示,联想集团的营业收入迎来小高潮,达454亿美元,创下历史第二高水平,逼近2014/2015财年463亿美元历史巅峰。

  值得关注的是,在营收逼近历史新高的同时,财报显示联想集团在该财年账面上依然亏损1.89亿美元。但是,在“扣除一次性非经营支出”(以下简称“扣非”)后,联想集团的税前经营利润为1.93亿美元。

  究竟是什么“非经常”的原因使得联想集团账面上“蒙受损失”?这一正一负两个利润之间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会计游戏?到底哪个数据才是联想集团17/18财年实际经营业绩的真实体现?联想集团到底是真亏还是假摔?

  联想业绩假摔,微软高盛花旗全中招

  5月24日,联想集团在香港发布2017/2018财年第四季度报告暨年报,报告显示,联想集团营业收入增长5.4%,达到了454亿美元,创下历史第二高水平,与2014/2015财年463亿美元历史巅峰仅相差2%左右。

  在净利润方面,联想集团2017/2018财年亏损1.89亿美元,但在扣非后其税前利润较上一报告期增加了将近1亿美元,达到了1.93亿美元。

  也就是说,一笔“非经营性支出”导致了联想集团全年亏损,那这个元凶到底是谁?答案是美国税改。

  公开资料显示,因美国税改导致的4亿美元递延所得税资产的一次非现金扣减,是本财年联想集团产生亏损的最主要原因。

  一位财会专业人士表示,去年美国颁布全新的减税和就业法案(以下简称“税改”),导致了包括联想在内的一大批拥有美国业务的公司在集体进行了一次会计操作,导致大量公司账面受损。

  微软于日前公布的财报显示,当季营收289.2亿美元,同比增长12%,但在税改影响下,微软一次净利润却亏损63.02亿美元。

  高盛、花旗等银行均在最近宣告,将因税改影响,导致盈利减少,其中花旗银行表示可能减少盈利2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重置递延所得税资产,将一次性减计12.5亿美元;高盛表示,将因此导致公司盈利减少50亿美元上下。

  所以,无论是联想,还是微软、高盛和花旗,他们的账面亏损主要是一次性非经营损益造成的,这些账面的亏损数字并不代表上述公司的实际经营业绩,而扣非后的税前利润,反而更能衡量这些公司主营业务实际经营状况。

  罪魁递延所得税到底嘛东东?

  此番影响多家企业的递延税资产减值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要弄清楚这个概念,我们需要弄清楚两个会计概念:递延是什么?企业为什么要做递延?

  我们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递延是什么?专业角度来讲,就是公司当期产生的利润和实际支付的所得税产生区别,而这一区别是由于配备了会计手段,使本来应该这一期缴纳的税放到以后去交,所以就产生了“递延”的效果。

  举例来说,A公司收购了一家机械制造的B公司,B公司的机器总价值3000元,按照会计规则这些机器需要按照3年折旧摊销,残值为0,这些机器每年能产生的收入是2000元,成本费用是500元,B公司所在地所得税是20%。

  此时会有两种折旧摊销的方法,一种是直线摊销,即每年摊销100元,另一种是加速摊销,即在开始的时候多摊销一些,后期少摊销一些,这样前期就可以少交税,把前期的税放到后面去交,保证了前期的现金流,这样的处理方式就叫递延,而前期节省下来的税款就叫递延税。

  直线摊销法

 

第一年

第二年

第三年

收入

2000

2000

2000

成本与费用

500

500

500

折旧

1000

1000

1000

税前利润

500

500

500

所得税(税率20%)

100

100

100

净利润

400

400

400

现金净额

1400

 

1400

 

1400

  加速摊销法

 

第一年

第二年

第三年

收入

2000

2000

2000

成本与费用

500

500

500

折旧

1500

1000

500

税前利润

0

500

1000

所得税(税率20%)

0

100

200

净利润

0

400

800

现金净额

1500

1400

1300

  通过对比两种会计处理方式我们可以发现,在改变折旧方式,使所得税出现递延后,第一年多计提了折旧,减少了税务支出,现金流好于通过直线摊销法。不但仅是改变折旧方式,只要通过会计处理保留现金流延缓支付税款所得到的类似“负债”都可以看作递延所得税资产。

  这已经回答了第二个问题,就是一家企业为什么要让账面出现递延所得税资产,因为这是一个现金为王的社会,账面上利润的风光远不如充足的现金流重要。尤其是很多业务扩张期的公司,充裕的现金流意味着可获得更强的扩展业务的弹药,股神巴菲特就很推崇递延所得税的作用。

  当然,以上只是产生递延所得税资产与负债的一种情况。此外,还有一种常见情况也会产生递延所得税资产或负债:例如一家企业编制财务报表时,账上显示有10亿美元的利润,那么企业就暂时按10亿美元为基数缴纳公司所得税;但是,缴完税后没多久,这个企业在该会计年度内的一笔1亿美元的应收账款突然打了水漂,这样一来,该会计年度内上述企业实际的利润只有9亿美元——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多缴了不少公司税,这种多缴的部分就会形成递延所得税资产。

  美国减税咋反害一众企业“巨亏”?

  一般人的逻辑是,美国税改是给企业减税,既然是减税,应该是增加了企业利润才对,为何这次减税反倒害惨了那么多企业,导致他们的财报集体出现账面巨额亏损?

  “美国税改之后,企业税率明明由35%降至21%,然而从表面来看,大批企业反倒财报上转为亏损,令人愕然,”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客席讲师吴奕捷曾公开表示,“但其实,这只是会计游戏而已。”

  联想的财报显示,联想集团当初在美国收购摩托罗拉与IBM的X86业务时计入亏损,这些亏损在美国形成递延所得税资产。

  那么联想的这些递延所得税资产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

  我们假设这么一个场景:联想因为收购摩托和IBM的X86业务时,可能在前几个会计年度累积计入10亿美元(这个数只是个假设)的亏损,而按照美国税法,这10亿美元的亏损,可以在联想未来的几年的盈利中冲减掉,联想可以用按冲减之后的盈利数为基础缴纳公司税,例如说,2018财年,联想盈利15亿美元(这个数也是假设),那么联想当年就可以按5亿美元(15-10=5)为基数缴纳公司税。

  这也意味着,如果按照减税前美国35%的公司税率计算,联想上述10亿美元的损失可以让公司在未来盈利时抵扣3.5亿美元的公司税,这3.5亿美元的公司税抵扣额度,就在联想的资产负债表中形成了递延所得税资产。

  但现在问题来了,由于美国减税了,公司税税率变成了21%,这样一来,联想的上述10亿美元的损失,实际只能用来抵掉未来2.1亿美元的公司税——也就是说,联想因上述10亿美元损失而产生的递延所得税资产,预计将减少1.4亿美元(3.5-2.1=1.4),按照会计准则,联想资产负债表上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就需要相应地做1.4亿美元的减记——此时,假设联想的主营业务实际经营利润为1亿美元(依然是假设数字),那么在做完上述减记后,联想的利润表上就会留下4000万美元的账面亏损!

  那么,联想因这次美国改到底需要减记多少递延所税资产呢?根据此前的三季报,准确的数字应该是4亿美元,这正是导致联想主业盈利的同时,发生奇怪的账面亏损的主要原因。

  一位财务行业的业内人表示,大部分美国企业都会通过提前计提折旧、保留过去税收减免和扣除优惠来抵消未来的税单,而此前美国所得税率35%,在下调至21%之后,所得税总额就减少了,因此递延所得税资产就减少了,需要通过会计操作在账面上进行一次性核销,业内叫撇帐,这种撇账实际上是一次性的非现金扣减,不会对企业的现金流产生任何影响,只会影响公司的账面利润数字。”该人士如是说。

  也就是说,无论是联想还是微软,一方面此次减记资产造成的亏损都是一种会计游戏,与实际经营没有任何关系;另外美国税改之后税率下调,未来的利润空间将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