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投资机构的“还债时刻”

投资机构的“还债时刻”

科技资讯  2018年7月3日 17:4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踏着双创浪潮在2015年投身到私募行业的李强,如今打算离开了。在他看来,裁员潮和和离职潮,笼罩着整个行业。

  投的项目好与不好?为LP赚了多少钱?检验投资机构的时候到了。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原创

  记者 / 张姝欣 刘素宏 赵雷

  编辑 / 魏佳 赵力

  踏着双创浪潮在2015年投身到私募行业的李强,如今打算离开了。在他看来,裁员潮和和离职潮,笼罩着整个行业。

  “一级市场的惨淡超乎你的想象,这波行业低谷期来之后,我身边不管做大型还是小型私募基金的投资人,都有被辞退的。我们基金账面上实在没有钱,没得投。”在一家中型股权私募基金的投资总监李强告诉寻找中国创客。

  “2018年是投资机构的清算期。”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对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表示,2011年、2012年间,诞生了很多新基金,一级市场投资回报周期很长,五六年之后才能见分晓。投的项目好与不好?为LP(有限合伙人)赚了多少钱?检验投资机构的时候到了。

  整个VC/PE市场的募资规模已经做出反应。投中研究院今年1月公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开始募集的基金数量比上年略微提升,目标基金规模达到近几年峰值,但2017年完成募集的基金规模为2469亿美元,比2016年的2610亿美元环比下降5.4%,募资缺口明显。

  “潮水退去,就知道谁在裸泳”,巴菲特的话折射了如今的投资机构现状。

  钱荒

  新募集基金数量断崖式下降

  在经历了5年高速发展后,寒冬来了。“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圈内陆续就透出资管新规的风声,我们都知道行业低潮期要来了,”李强表示。

  这不但仅是李强等圈内人的个人感受。投中研究院报告显示,2012-2017年,VC/PE市场开始募资和募资完成的基金数量在2015年达到最高,紧接着,募资完成的基金数量从2015年的2371支,降至2017年的955支。

数据来源:投中研究院数据来源:投中研究院

  再从市场的募资基金规模来看,2012-2017年,开始募资的基金规模在2017年上涨明显,升至5349亿美元,但是完成募资的基金规模基本和2015年持平。2017年私募基金市场资金缺口明显。

数据来源:投中研究院数据来源:投中研究院

  清科研究中心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6月至2018年5月基金新募集情况月度走势图来看,新募集基金数从2018年1月达到最高峰后出现“断崖式”下降。新增资本量从2017年12月至2018年4月持续下降。

  今年4月公布的资管新规限定了银行理财基金等多种基金的入场,同时抬高私募股权投资个人LP的门槛。银根收紧后,以银行通道为主的市场化母基金募资受限,VC/PE机构很难从母基金获得资金。

  新规发布后,“钱荒”加剧。投中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5月,VC/PE市场的基金延续募集低潮,完成募集的基金在募资规模和数量上都大幅下降。募资规模同比降幅高达90%,数量同比大降76%;募资规模和数量环比降幅分别为78.94%和44.19%。

  疯狂

  GP找钱“无所不用其极”

  创投圈流行一个段子,资本寒冬来了,会有张颖内部信流出,王冉发文跟上,包凡总结陈词。

  易凯资本创始人王冉两年前的一篇文章称,如果中国经济真的进入了下行周期,那么资本将会从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上,逐渐过渡到安全的领域,创业者融资将变得异常困难。最近几天,王冉再发朋友圈称“募资越来越难,GP(普通合伙人)们势必开始珍惜子弹。”

  “市面上的钱大部分都是银行流出来的,资管新规后,现在LP的钱也紧。”一位小型私募股权基金的投资人马东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

  马东正在为一个有政策扶植资金的光学显示项目募资,即使政府资金到账了,LP的钱也很难募到。 “有一些LP是大企业的母资金,银根收紧后,他们发的大型企业债券不好还,他们自己的资金就出了问题,就算很看好我们这个项目,也没钱投。”

  账面上还有钱的LP,则变得更加谨慎。

  “我拿新项目去找还有钱的LP时,他们会直接告诉我,现在大环境不好,明年再说。现在LP风险意识很强,我接触到一个证券市场资产有几十亿规模的牛散(指非机构的自然人账户,择股能力很强,盈利能力非凡,“很牛”的散户),也只愿意投资回报周期短的项目,对长期项目并没有信心。”马东说。

  多位私募基金从业者说,即使有些之前的项目让LP赚钱了,因为慎重配比资金盘,下一期项目LP也不计划继续追加投资。

  多位小型私募机构的投资人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LP资金紧张是一大痛点。为了找钱,GP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只是最基本的方法,财富公司、银行、信托、保险、券商、国企、大企业对外投资的系统,只要是有钱的机构和个人都要找。

  人慌

  “熬不住了”的年轻人

  并不是每个从大机构出来做中小私募的机构都能获得像此前供职于IDG的张震、红杉的曹毅那样的成绩。

  募资陷入低潮,中小私募机构首先受到冲击。

  “有几个顶级投资机构的合伙人,本来打算自己成立中小型私募,看到这种情况最后都放弃了。”李强说。

  其中缘由是,中小机构在大环境不好的情况下更难说服LP出资。

  “我为一个明星项目募资,很多LP都会觉得估值太高而不愿投,虽然我们算出可观的回报率,还是很多LP不相信有这么大的市场价值”,一位新成立的小型私募机构GP说。

  尽管后来事实证明,他对项目的估值增长判断完全正确,但是因为募不到钱,他的基金只能无奈延期,妻子和女儿劝他离开行业。

  “熬不住了”,一家PE的HR高管黎明这样形容当下中小投资机构里的年轻人。

  在他看来,大批年轻人正在离开中小私募、VC行业,一方面是现在行情不好,机构手中无“子弹”,只看项目不出手。投资经理的基础薪酬普遍不高,项目投不下去就无法分carry,而carry才是投资机构最核心的激励机制;另外,行情不好,项目退出也会受影响,一些机构无法回血,越来越归于沉寂。

  某投资机构高级品牌经理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今年春节之后,他开始感觉到募资难,最明显的迹象是圈子里听到的募资新闻越来越少,PR也越来越少推广这些新闻。个别机构甚至传出发不出工资、需要向投资人借钱的消息,还经常有工作人员抱怨年终奖“行业最低”。至于机构的年会和各种峰会,规模也比前两年小。

  另外,今年春节后,他工作中接触到的PR已经有十多人离职,还有一个机构负责募资的合伙人也选择了离职。

  项目黄

  签了TS还是拿不到投资

  现在,资金紧张的影响已经传到了创业者身上。

  一位互金行业创业者表示,曾在2016年年初曾获某教育行业的大企业投资,但在去年末今年初,投资人表示不会再投资此项目并商议退出事宜,理由是目前资金有限,要布局在更看好的领域。目前,他计划将公司转型做大学生训练营,因为“找不到钱,做训练营成本比较低”。

  一位正在考虑接受华兴投资的创业者告诉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他本来打算把融资分两步走,“十一”前后各进行一次,但在投资人提醒下,他决定尽快把两轮融资放到一轮内做完,金额大幅压缩。

  “投资人预测未来两到三年都是资本寒冬期,先拿到融资肯定更有利,精力放到项目发展。”该创业者说。

  多名创业者对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表示,他们的项目和一些中小机构签了TS,以为终于能拿到钱时,私募基金突然放弃了投资。

  “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资管新规有风声后,那时候大家还觉得有募到钱的可能性,TS本身没有法律约束力,所以我们就会签大量TS占坑,再尝试募资。这就会造成大量签了TS募不到钱,放弃投资的情况。”李强说。

  而如今靴子落地后,他认为,大家都意识到我拿不到钱,不会做无意义的劳动,连签TS占坑都不做了。

  相比于目前市场上涌现的众多独角兽项目,早期项目的处境更艰难。多位私募基金从业人士称,投资人因为资金缺乏,更倾向于稳健投资,早期投资往往是大风险、大收益,现在大家不愿意冒风险投资,他们更偏好在资本市场上已经跑出来的头部企业。

  以资本热捧的AI行业为例,IT橘子收录的AI企业投资事件显示,2017年前,A、B轮早中期获投事件融资金额是主力,2017年后,C轮及之后的投资金融超过总金额的65%。同时,2017年,AI行业整体投资事件减少。

  “我们也知道投资人最大的价值在于项目尚未发展壮大时,发现了项目的独特价值,享受早期投资后的高额退出回报。现在整个的资本都涌到中后期了,这是不正常的。但是这也是资本减低风险的一种方式。”一位投资人表示。

  形势

  头部机构和创业者“不缺钱”

  过去十年,中国的经济市场大致经历了三次低谷:2008年经济危机、2012年-2013年间的小低谷期以及2015年股灾。

  在金融业深耕20多年的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盛希泰表示,20年来几乎从未遇到过国家从架构和战略层面的基金紧缩,由于目前地方债务、企业债务、个人债务负债很高,同时又伴随着中美贸易纠纷的外力影响,目前行业资金严重紧缺。

  此次的募资难,除了是“史上最严”资管新规的连锁反应外,有分析认为,还有着市场优胜劣汰的因素,一些业绩不好、业内欠缺声誉的机构会被淘汰。这一波低谷期从去年年末开始,预计会持续4-5年。

  悦享资本投资经理扶持介绍,行业里曾经有一个测算,有些基金LP的投资收益还不如买理财产品高,这也意味着洗牌不可避免,但洗牌不一定是坏事,至少能让行业更净化。

  以太创服创始人、CEO周子敬对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表示,资管新规和去杠杆的大环境总体对市场的影响,要针对不同LP类型来看,LP主要分为富裕个人、上市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

  对于在2015、2016年冲动投资的富裕个人,现在到了回报周期,回报率不高的个人可能会受影响不愿投资;资管新规和国家去杠杆的大环境对上市公司和银行的的影响比较大,因为上市公司的钱本来大部分就来自股市和银行股市,因此受大环境负面影响比较大,银行是本身受资管新规影响银根收紧。

  不过,在一些投资人看来,头部机构和创业者不存在“钱荒”。

  周子敬曾表示,头部项目依旧受到资本的青睐,尤其是在市场不好、优秀项目不多的情况下,头部项目争抢更加激烈。对那些非一线基金来说,处境可能会比较尴尬。

  猎鹰创投合伙人李圆峰也认为,对于投资机构和创业公司来讲,更重要的是看你是不是头部的那20%,这部分在任何市场下都不会“钱荒”,一个行业不可能100%都能得到好的发展。

  未来,李强也打算在大基金和产业基金里面找机会,“毕竟账面上还有钱”。

  他分析,像红杉、经纬这样顶级投资机构,资金渠道比较稳定,历史业绩让他们不愁募资。而产业基金的资金来源于产业本身,像美团、恒大等都有自己的产业基金,他们的资金来源于自己的产业集团,有兜底,募资也更容易。

  (注:李强、马东、黎明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