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谷歌混乱关系曝光:上下级搞婚外情 面试官骚扰求职者

谷歌混乱关系曝光:上下级搞婚外情 面试官骚扰求职者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6日 16:51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导语: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据多名知情人士爆料称,Google内部员工之间的不当性行为丑闻频发,包括“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Rubin)在内的多名前任或现任高管被卷入。但Google有意包庇这些高管,会给他们丰厚的补偿后再让他们离职,而举报的员工会被冷处理,甚至最终被解雇。
安迪·鲁宾安迪·鲁宾

  导语: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据多名知情人士爆料称,Google内部员工之间的不当性行为丑闻频发,包括“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在内的多名前任或现任高管被卷入。但Google有意包庇这些高管,会给他们丰厚的补偿后再让他们离职,而举报的员工会被冷处理,甚至最终被解雇。

  以下为文章主要内容:

  2014年10月,Android系统发明者安迪·鲁宾(Andy Rubin)离开Google时,公司为他送上了英雄般的告别。

  “我希望安迪在接下来的事业中一切顺利,”那时还是GoogleCEO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公开声明中说,“他创造的Android具有十分了不起的意义,并为超过十亿的用户带来快乐。”

  然而Google缄口未提的是,曾有一名员工指控鲁宾有不当行为。这位女性员工跟鲁宾曾有过一段婚外情关系。两名了解这场闹剧的公司高管透露,2013年,这位女员工曾表示鲁宾在酒店房间对她提出“非分要求”。Google介入调查后证实她的指控为真,两名高管表示,同时还援引保密协议要求匿名。当时,公司也通知了鲁宾,佩奇还要求他辞职。

  Google本可以直接解雇鲁宾,且一分钱补偿都不给。但是,两位了解情况的人士表示,公司还是向他提供了价值9000万美元的离职薪酬组合,在接下来4年里以每月200万美元的方式分期支付,且这笔薪酬的最后一笔付款将在下个月支付。

  鲁宾是Google在过去十年中袒护的三名受到性骚扰指控的高管之一。有两次,Google罢免了高管人员,但仍在他们离职的时候支付了数百万美元薪酬,尽管公司并没有法律义务这样做。第三位高管仍居公司高薪职位。每一次,Google都对针对这些人的指控闭口不谈。

  《纽约时报》获取了公司和法庭文件,并就这些事件采访了三十多位现任与前任Google高管和员工,包括一些直接参与处理这些事件的人。大多数人要求匿名,因为他们受制于保密协议,或害怕遭到报复。

  违法行为的严重程度各不相同。鲁宾一案因为Google向他支付的金额之巨以及对他的离职原因保持沉默的缘故,备受关注。鲁宾离职后,公司给他接下来的创业公司投资了数百万美元。

  鲁宾的发言人萨姆·辛格(Sam Singer)否认该技术专家在Google被告知任何不当行为的说法,并称他离职是自愿的。

  之前曾有报道指出鲁宾从Google离职是因为不正当关系,但彼时指控的性质和财务条款均未披露。

  在选择有利于其中两个人的解决条款的同时,Google也保护了自己的利益。公司避免了混乱和昂贵的法律诉讼,也让阻止他们加入竞争对手公司的条款写入离职协议中。

  当被问及鲁宾和另外几件案件时,Google人事副总裁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会认真严肃地对待每一起性骚扰投诉。

  “我们会进行调查并采取行动,包括终止劳动合同,”她说,“这几年来,我们对高管们的不当行为采取了尤其强硬的立场。我们正在不断努力改进我们处理这类事件的方式。”

  《纽约时报》的报道发布后,Google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艾琳·诺顿(Eileen Naughton)向员工发送了一封邮件,其中写道,公司在过去两年中因性骚扰指控已解雇48人,且没有一人获得离职薪酬“礼包”。

  但Google内部的一些人认为这些举措还不够。

  “当Google选择隐瞒这些性骚扰行为时,无形中也造就了让人感到举报不当行为不安全的环境,”利兹·方-琼斯(Liz Fong-Jones)说。他是Google的工程师,在Google工作已有十余年,同时也是工作环境问题活动家。“他们会怀疑,举报后什么都不会发生,或者更糟糕的是,男人会继续领工资,而女人则被扔在一旁。”

  “Google似乎觉得,我才是那个应该担责的人”

  Google由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成立于1998年。当时,两人均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他们从一开始就塑造了一种宽容的职场文化。

  在硅谷众所周知的是,佩奇曾跟梅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交往过。梅耶尔是公司最早的工程师之一,后来担任雅虎的首席执行官(当时两个人都单身)。根据四名知情人士透露,Google的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让自己的一名情妇担任公司顾问。而与佩奇一道持有Google母公司Alphabet大部分具有表决权股份的布林,曾在2014年与一名员工有过一段双方均自愿的婚外情。

  2002年加入Google担任总法律顾问的大卫·C·德拉蒙德与法律部门的高级合同经理珍妮弗·布莱克利(Jennifer Blakely)也有过一段婚外情。布莱克利与德拉蒙德在公司其实是跨级汇报关系。她说,两个人2004年开始约会,讨论过生孩子的事情,也在2007年有了一个儿子。之后,德拉蒙德向公司坦白了两人的关系。

Google总法律顾问大卫·C·德拉蒙德与法律部门高级合同经理珍妮弗·布莱克利有过一段婚外情。Google总法律顾问大卫·C·德拉蒙德与法律部门高级合同经理珍妮弗·布莱克利有过一段婚外情。

  Google随即采取了行动。布莱克利说,当时的人力资源主管、现任公司首席文化官的斯泰西·沙利文(Stacy Sullivan)告诉她,Google不鼓励管理人员与下属建立任何关系。

  “我们中必须有一人得离开法律部门,”布莱克利说,“显然离开的人不会是大卫。”

  自此之后,德拉蒙德的职业生涯平步青云。如今,他是Alphabet的首席法律官,也是Google风投基金CapitalG的董事长。而根据公司文件,自2011年以来,他已从股票期权和股权奖励中收割了近1.9亿美元,并可能通过其他期权和股权奖励获得2亿多美元。

  布莱克利则在2007年被调去销售部门,并在一年后离开Google,公司要求她签署文件说明她是自愿辞职的。她说,她“签署了豁免、免责和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

布莱克利说:“Google似乎觉得,我才是那个应该担责的人。”布莱克利说:“Google似乎觉得,我才是那个应该担责的人。”

  她说,德拉蒙德在2008年底离开了她。随后,两个人为儿子的监护权打了一场官司,最后她胜诉。

  如今布莱克利年近54岁,德拉蒙德年长她一岁。她说,Google对待德拉蒙德的方式“传递出一个讯息:对少数人而言他们不需要承担后果。Google似乎觉得,我才是那个应该担责的人。”

  Google的性骚扰政策规定,违反者可能会被解雇——但事实上,执行的方式可以相当灵活。

  2013年,公司研发部门谷歌 X的负责人里查德·德沃尔(Richard DeVaul)面试了硬件工程师斯塔·辛普森(Star Simpson)。在求职面试期间,她说,对方告诉她,他和他的妻子都奉行“多重多元恋”(polyamorous,常指开放的婚姻关系)。她说,德沃尔随后邀请她下周参加在内华达沙漠举办的一年一度的火人节。

  辛普森和她的母亲一起去了火人节。她说,她本以为可以借这次机会跟德沃尔聊聊工作,还带上了适合工作会议的职业服装。

  辛普森说,在德沃尔的营地,他让她脱掉衬衫,还说要帮她按摩后背。辛普森拒绝了。但德沃尔一再坚持,于是她妥协,但要求仅按摩脖子。

  “那时我才24岁,尚未勇气和胆量严词拒绝,”辛普森说,如今她已经30岁。

  几周后,Google通知她,没能获得这份工作,也没有解释原因。

德沃尔为了对面试者辛普森“错误的判断”而道歉。德沃尔为了对面试者辛普森“错误的判断”而道歉。

  她犹豫了两年才向Google汇报了这件事。一名人力资源官员后来告诉她,她的说法“很可能是真实的”,并且公司已经采取了“适当的行动”。但是那人也要求她,对已经发生的事情保持沉默,辛普森也照做了——直到德沃尔的名字频繁出现在《纽约时报》和《大西洋月刊》的报道中。

  “我们永远不会要求投诉人保持沉默,”谷歌 X的人力资源主管切尔西·贝利(Chelsea Bailey)在声明中说,并补充表示公司已对该官员进行调查,并“采取了适当的纠正措施”。但她以员工保密为由,拒绝透露具体的纠正措施内容。

  德沃尔后来在一份声明中为“错误的判断”进行道歉。他说,在辛普森参加火人节之前,谷歌 X已经决定不雇佣她。只是他当时不知道,辛普森还未收到通知。

  在另一起骚扰案中,Google向负责搜索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阿密特·辛哈尔(Amit Singhal)支付了数百万美元。

  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一位员工称,辛哈尔在一次有数十名同事参加的会后饮宴活动中摸了她。Google调查发现,当时辛哈尔处于醉酒状态,而且没有目击者。

  他们说,Google发现她的说法属实。知情人士说,公司没有解雇辛哈尔,但接受了他的辞呈,双方谈妥了一项离职计划,由公司支付给他数百万美元,以免他为竞争对手工作。

  在2016年2月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辛哈尔说,希望更多地关注慈善事业和他的家庭。

2016年,Google搜索总裁业务总裁阿密特·辛哈尔在被指控骚扰女性雇员后离开公司。2016年,Google搜索总裁业务总裁阿密特·辛哈尔在被指控骚扰女性雇员后离开公司。

  由于Google对辛哈尔的离职情况保持沉默,他又找到了一份赚钱的工作。不到一年后,他就成为了拼车公司Uber的工程主管。数周后,科技新闻网站Recode报道称,辛哈尔是由于受到不当行为指控而离开Google的。Uber解雇了辛哈尔,因为他没有透露调查结果。

  Uber和辛哈尔均拒绝置评。在去年的一份声明中,辛哈尔称,“在任何情况下,骚扰都是不可接受的,”他没有参与任何此类行为。

  身价3.5亿

  安迪·鲁宾于2005年加入Google,当时Google以5000万美元收购了他的初创公司Android。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帮助Android获得了巨大成功,使之成为目前全球80%智能手机都在使用的系统。

  搜索已经使Google在台式电脑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Android扩展了它的业务范围,并将Google的地图、电子邮件和网络浏览器一并放在人们每天携带的设备上。在Android上运行的广告和移动应用也创造了数百亿美元的利润。

  四位与鲁宾合作的人说,这一成功给他带来了比大多数Google高管更多的自由。

  他们说,鲁宾常常指责下属愚蠢或无能,Google几乎没有遏制这种行为。三名Google前任和现任高管向记者简要介绍这一事件时指出,只有当保安人员在鲁宾的工作电脑上发现了性奴役视频后,Google才采取行动。他们说,那一年,公司停发了他的奖金。

  鲁宾的发言人辛格称,这位高管“的反馈向来是透明的、坦率的,人人皆知。”他说,鲁宾从来没有说任何人不称职。

  55岁的鲁宾在Google遇到了他的妻子,并在婚后继续与Google的其她女性有染。他们说在2011年,他与一位来自非Android团队的女性发生过自愿性关系。他们说,Google的人力资源部门没有得到通知,尽管有规定要求管理人员在与直接或间接向其报告的人约会时,必须向公司披露情况。

  在本月鲁宾的前妻赖·鲁宾(Rie Rubin)提交的一份民事诉讼中,她声称鲁宾在婚姻期间与其他女人有多个“关系”,并向后者支付了数十万美元。今年8月,这对夫妇正式离婚。

  诉讼文件包括2015年8月鲁宾发给某位女子的一封电子邮件的截图。“被照顾会让你开心,”他写道。“被拥有的感觉有点像你是我的财产,我可以把你借给其他人。”

  2011年,鲁宾被任命为Google高级副总裁,并开始接受大约2000万美元的年薪、奖金和股票薪酬,两位了解这些条款的前谷歌高管说。2012年,Google还借给鲁宾 1400万美元,用于购买日本的一座海滩庄园。该交易的知情人称,这笔贷款的利息低于1%。

  2013年,当Google将Android的管理层与Chrome部门合并时,鲁宾在权力斗争中输给了Google现任首席执行官皮查伊。

  他依然颇受重视。两位知情人士说,当年,Google向鲁宾提供了价值4000万美元的一次性股票奖金,并在未来两年内又向其提供了价值7200万美元的股票。

  鲁宾在Google内部建立了一个名为复制品(Replicant)的机器人部门。在2013年的半年时间里,他花了大约9000万美元,购买了八家机器人公司。

  据两名公司高管介绍,大约在那个时候,鲁宾不时见到了另一个同样来自Android部门的女性。两人从2012年开始约会,当时他还在领导这个部门。

  截止到2013年时,她对他冷淡了,想结束关系,但担心因此影响她的事业。3月3日,她同意在一家酒店会见他,她说他强迫她进行口交,两人的关系就此了结。

  知情人士说,这名女性一直等到2014年才向Google人力资源部门提出投诉,并将这段关系告知有关官员。Google开始调查。

  2014年9月,在调查几个星期之后,Google董事会授予鲁宾一笔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赠款,将在几年内付清。即使是按照Google的标准,这笔金额也是非常慷慨的。

  三位前Google高管表示,佩奇通常会对高管薪酬提出建议。多年来,佩奇一直告诉人们,鲁宾对Android的贡献远远大于获得的补偿。

  支付给鲁宾的1.5亿美元股票赠款提到了Google董事会的领导力发展和补偿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由INTEL前首席执行官保罗·奥特利尼(Paul Otellini)和Google最早的两位投资者——风投公司凯鹏华盈的约翰·多尔(John Doerr),SherPalo 风投公司的拉姆·施赖拉姆(Ram Shriram)——组成。

知情人士说,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通常会对高管薪酬提出建议。知情人士说,Google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通常会对高管薪酬提出建议。

  当Google批准给予鲁宾1.5亿美元赠款时,佩奇或董事会是否对骚扰投诉调查有所了解,目前还没有可知。现年45岁的佩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多尔和施赖拉姆均拒绝置评。

  两位知情的公司高管说,Google的调查最终发现,针对鲁宾的投诉是可信的。鲁宾否认了这一指控,但显尔易见,这种关系至少是不正当的。他们说,佩奇决定鲁宾应该离开。

  大约一个月后,当鲁宾开始谈判退出方案时,1.5亿美元的股票赠款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筹码。这是因为在和解谈判中,高管的股票补偿——以及他们走后会剩下多少——经常会被考虑在内。

  Google前高管表示,当该公司解雇较低级别的员工时,通常会立即解雇他们;而如果离职,则支付少量工资。但对于高管,Google称影响因素很多,不当的终止诉讼可能意味会为Google和不当行为案件的受害者带来不必要的媒体关注,并导致重大损失。

  最终,Google支付给鲁宾9000万美元,两位知情人士说。根据这一计划安排,在辞职头两年,他每月可收到250万美元,在接下来的两年每月收到125万美元。

  他们说,离职协议中的一项条款禁止鲁宾为竞争对手工作,或公开贬低Google。Google也推迟偿付1400万美元的贷款。

  随后,该公司竭尽全力使鲁宾以友好的方式离开,包括佩奇公开对他表示感谢。

  随后,Google投资于Playground Global——鲁宾在离开公司六个月后创建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目前,游乐场已筹集了8亿美元。他还创立了一家Android智能手机制造商——Essential公司。

  去年11月,在科技新闻网站The Information报道Google对鲁宾的不正当关系展开调查之后,他从Essential告假离开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又回来经营这家企业,忙于演讲和投资。

  在Google的推动下,鲁宾财富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增长了35倍。根据他的前妻诉讼,现在他的净资产是3.5亿美元,而在2009年,其身家仅为1000万美元。(斯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