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业界 > 9000万美元补偿和性骚扰指控!安卓之父如何离开谷歌

9000万美元补偿和性骚扰指控!安卓之父如何离开谷歌

科技资讯  2018年10月28日 08:1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谷歌CEO皮蔡在报道发布后回应称过去两年有48人因性骚扰被开除,包括13位高级经理以上员工,没有人获得离职补偿。但是皮蔡没有否认文中的安迪·鲁宾因性侵调查离职,并且回应中所说的两年内性骚扰离职者没有离职补偿的前提绕开了2014年前离职的安迪·鲁宾。

  9000万美元离职补偿和性骚扰指控,Android之父4年前如何离开谷歌

  谷歌 CEO皮蔡在报道发布后回应称过去两年有48人因性骚扰被开除,包括13位高级经理以上员工,没有人获得离职补偿。但是皮蔡没有否认文中的安迪·鲁宾因性侵调查离职,并且回应中所说的两年内性骚扰离职者没有离职补偿的前提绕开了2014年前离职的安迪·鲁宾。

  2014年10月,“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从谷歌离职,谷歌为他举办了英雄般的告别式。

  时任首席执行官的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祝安迪接下来一切顺利。凭借Android系统,他创造了非常了不起的东西,超过10亿用户都很满意。”

  但谷歌并未公开的是,一名员工曾指控鲁宾存在不当性行为。据两位了解内情的公司高管透露,这名与鲁宾有过婚外情的女子称,鲁宾曾于2013年强迫她在酒店房间里口交。谷歌对此事展开了调查,认为女子的说法可信。鲁宾于是接到了通知,佩奇要求他辞职。以上两名公司高管称自己签订了保密协议,因此要求匿名接受采访。

  谷歌完全可以解雇鲁宾,不给任何赔偿。但据知情人士表示,公司反而为他提供了9000万美元的离职补偿金,分4年每月支付约200万美元。最后一笔款项将于今年11月到账。

  过去10年里,包括鲁宾在内,谷歌一共袒护了3名被控行为不检点的高管。其中有两人被谷歌罢免,但在离职时拿到了数百万美元的补偿金,而谷歌在法律上完全没有义务这么做。另一位高管则仍留在谷歌担任高薪职位。对于这三人受到的指控,谷歌每次都保持了沉默。

  《纽约时报》获取了相关公司文件和法律文书,并与30余名现任和前任谷歌高管及员工进行了交谈,其中包括几名直接参与处理这些事件的人。多数受访者都要求匿名,因为他们签订了保密协议,也有些人害怕会被打击报复。

  几名当事人性侵行为的严重程度各不相同。但鲁宾事件的特别之处在于,谷歌支付给了他大笔钱款,且并未透露他离职的细节。鲁宾离开后,谷歌还为他创办的新公司投资了数百万美元。

  鲁宾发言人萨姆·辛格(SamSinger)否认鲁宾曾经被告知自己在谷歌有任何不当行为,并称他是出于自愿离开了公司。

  本文发表后,鲁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关于我在谷歌的工作,《纽约时报》的报道存在许多不实之处,并且夸大了我离职时拿到的补偿金数目。确切地说,我从未强迫女子在酒店房间里和我发生性行为。这些都是虚假的指控,是我前妻为了和我离婚、争夺监护权而做出的诽谤。”

  鲁宾从谷歌离职前曾与人发生不正当关系一事已有媒体报道,但具体指控内容和财务补偿条款并未得到披露。

  在处理前两次高管性丑闻时,谷歌选择了保护公司的利益。谷歌给了两者优厚的条件,避免了费时费钱的法律程序,还让他们签署协议,防止他们为竞争对手工作。

  当被问及鲁宾等人的不当行为时,谷歌人事业务副总裁艾琳·诺顿(EileenNaughto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谷歌一向严肃对待性骚扰事件,并会对每起投诉加以调查。

  她说:“我们会开展调查,采取行动,包括辞退涉事员工。这几年来,我们对管理层的不当行为采取了特别强硬的立场。我们正在努力改进,处理好这些问题。”

  本文发表后,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蔡(SundarPichai)和诺顿在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谷歌在过去两年里开除了48名有性骚扰行为的员工,而且他们中没有一人拿到了离职补偿金。

  邮件中还写道:“我们会努力确保让谷歌成为安全的工作场所,你可以在这里做到最好,任何有不当行为的员工都要承担严重的后果。”

  但谷歌一些内部人士认为,这还远远不够。

  莉兹·方-琼斯(Liz Fong-Jones)是一名工程师,她在谷歌工作超过10年,同时也是一名维护职场权益的活动人士。她表示:“谷歌掩盖性骚扰事件,纵容不法分子,导致员工不敢投诉举报。大家怀疑公司会继续无所作为,甚至更糟:行为不端的男员工可以得到补偿金,受害女子反而会被公司无视。”

  “我是个麻烦”

  1998年,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斯坦福大学读研究生时创立了谷歌。从一开始,他们就对过于开放的公司文化姑息纵容。

  在硅谷,佩奇与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的恋情人尽皆知。玛丽莎是最早加入谷歌的工程师之一,后来成了雅虎的首席执行官(当时她和佩奇都是单身)。据4名知情人士透露,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经任用自己的情妇作为公司顾问。而据3名知情的员工透露,与佩奇共同拥有谷歌母公司Alphabet多数股权的布林也曾在2014年与一名员工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发生了婚外恋。

  据珍妮弗·布莱克利(Jennifer Blakely)等谷歌员工透露,2002年加入公司的法律总顾问戴维·德拉蒙德(David C.Drummond)曾经和珍妮弗有过一段婚外情。珍妮弗当时担任法务部门高级合同经理,她的上司是德拉蒙德的一名副手。她表示,两人从2004年开始约会,并有了生儿育女的打算。2007年,他们生下了一个儿子,但之后德拉蒙德就中止了两人的关系。

Alphabet的法律总顾问戴维·德拉蒙德曾与法务部门高级合同经理珍妮弗·布莱克利有过一段婚外情。珍妮弗的上司是德拉蒙德的一名副手。图片版权:Daniel Rosenbau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lphabet的法律总顾问戴维·德拉蒙德曾与法务部门高级合同经理珍妮弗·布莱克利有过一段婚外情。珍妮弗的上司是德拉蒙德的一名副手。图片版权:Daniel Rosenbau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谷歌于是采取了行动。据珍妮弗透露,时任人力资源主管、现为首席文化官的斯泰茜·沙利文(StacySullivan)告诉她说,谷歌不鼓励上级与下属发生关系。

  珍妮弗表示:“我们中的一个必须离开法务部门,显然那个人不会是戴维。”

  从那以后,德拉蒙德的事业蒸蒸日上。他如今是Alphabet的首席法务官,也是谷歌风险投资基金CapitalG的主席。据公司内部文件披露,自2011年以来,他获得的股票期权和奖励共计达1.9亿美元,另外还可能从其它期权和股票中获取超过2亿美元的收入。

  2007年,珍妮弗被调到了销售部,一年后离开了谷歌。公司要求她在文件上签字,表明她是自愿离职的。她说自己“签署了弃权书、弃权声明,还有他们想让我签的所有文件。”

珍妮弗说:“谷歌觉得我是个麻烦。”图片版权:Cayce CliffordforTheNewYorkTimes珍妮弗说:“谷歌觉得我是个麻烦。”图片版权:Cayce CliffordforTheNewYorkTimes

  她说,德拉蒙德在2008年末离开了她。两人为争夺儿子的监护权诉诸公堂,最终她赢得了诉讼。

  现年54岁的珍妮弗说,谷歌对待德拉蒙德(现年55岁)的方式,“强调了这样一条信息:少数人不必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谷歌觉得我是个麻烦。”

  谷歌的政策规定,存在性骚扰行为的员工会被公司辞退,但在政策执行的问题上却十分灵活。

  2013年,谷歌研发部门X的主管理查德·德沃尔(Richard DeVaul)面试了硬件工程师施塔尔·辛普森(Star Simpson)。他在面试中说,自己和妻子各自“有多个性伴侣”,说明他俩有着开放式的婚姻。辛普森说,德沃尔邀请她在下周去内华达州沙漠参加一年一度的“火人节”。

  辛普森应邀母亲一起前往,她以为能借此和德沃尔讨论工作,还说自己带了适合开会穿的保守外套。

  辛普森说,德沃尔在他的营地里要求她脱掉衬衫,帮她按摩背部,但被自己拒绝了。德沃尔一再坚持,她无奈只能让他按摩颈部。

  现年30岁的辛普森说:“我那时才24岁,没有足够勇气一口回绝他。”

  几周后,谷歌通知辛普森说她没有被录用,但并未说明缘由。

  X部门主管理查德·德沃尔因施塔尔·辛普森一事“判断错误”而道歉。辛普森曾经接受过他的面试。图片版权:Jason Henry for The NewYork Times  X部门主管理查德·德沃尔因施塔尔·辛普森一事“判断错误”而道歉。辛普森曾经接受过他的面试。图片版权:Jason Henry for The NewYork Times

  辛普森说,自己一直在做心理斗争,想把这件事公之于众,但直到两年后,她才向谷歌举报了德沃尔。一名人力资源部的高管后来告诉她说,她的指控“很有可能”是真的,并表示谷歌已经采取了“适当的措施”。这名高管要求她对一切保持沉默,她听从了建议,可是后来,《纽约时报》和《大西洋月刊》相继对德沃尔做了正面报道。

  “我们绝不会让投诉人保持缄默,”X的人力资源主管切尔西·贝利(Chelsea Baile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补充说,官员们进行了调查,并“采取了适当的纠正行动”。她以为员工保密为由,拒绝透露纠正行动具体指的是什么。

  在一份声明中,德沃尔为“判断错误”道歉。他说,在辛普森去火人节之前,X就已经决定不再雇用她,但他没有意识到她未被告知此事。

  在另一起骚扰案件中,谷歌向负责搜索的高级副总裁阿米特·辛格尔(Amit Singhal)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退职金。

  据三名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辛格尔在一次有数十名同事参加、大家都喝了不少酒的团建活动中对她进行了性骚扰。他们说,谷歌进行了调查,发现辛格尔当时喝醉了,而且没有目击者。

  但公司认为,那位女同事的说法是可信的。知情人士称,公司没有解雇辛格尔,但接受了他的辞呈,并通过谈判达成了一项离职方案,向他支付了数百万美元,还防止他为竞争对手工作。

  辛格尔在2016年2月的一篇博文中表示,他希望更多关注慈善事业和家庭。

负责搜索的高管阿米特·辛格尔因被控猥亵女性员工而于2016年离开谷歌。图片版权:JasonHenryforTheNewYorkTimes  负责搜索的高管阿米特·辛格尔因被控猥亵女性员工而于2016年离开谷歌。图片版权:JasonHenryforTheNewYorkTimes

  由于谷歌对辛格尔离职的情况保持了沉默,他找到了另一份报酬丰厚的工作。不到一年后,他成为 Uber的工程主管。几周后,科技新闻网站Recode报道说,辛格尔在受到不当行为指控后离开了谷歌。对于辛格尔没有披露自己被调查情况一事,Uber选择了忽略。

  Uber和辛格尔均拒绝置评。在去年的一份声明中,辛格尔说“骚扰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接受的”,并且他没有过任何骚扰行为。

  3.5亿美元身价

  鲁宾于2005年加入谷歌,当时谷歌以5000万美元收购了他的初创公司Android。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一手打造了Android系统,并使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目前世界上80%的智能手机都在使用这一系统。

  搜索曾让谷歌统治了桌面电脑,但Android扩展了它的触角,将谷歌的地图、电子邮件和网络浏览器放在了人们每天随身携带的设备上。在Android上运行的广告和移动应用程序也带来了数百亿美元的利润。

  曾与鲁宾共事的四位人士表示,这一成功给了鲁宾比大多数谷歌高管更大的自由度。

  他们说,鲁宾经常指责下属愚蠢或无能。谷歌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遏制他的这种行为。熟悉情况的三位前任和现任谷歌高管说,直到安全人员在鲁宾的工作电脑上发现捆绑性爱视频时,谷歌才采取了行动。他们说,那一年,公司取消了鲁宾的奖金。

  鲁宾的发言人辛格说,鲁宾“总是坦率直接地给人提出反馈意见,大家都知道”。辛格还说,鲁宾从来没有说过谁无能。

  今年55岁的鲁宾是在谷歌结识的他的妻子。曾与鲁宾共事的四个人说,结婚后,他也和公司的其他女性约会过。他们说,2011年,他与Android团队中的一名女性建立了两厢情愿的关系,而后者并不直接向他汇报。他们说,尽管公司规定经理在与直接或间接向他们汇报的人约会时需要告知公司,但谷歌的人力资源部并不了解此事。

  在鲁宾的前妻——里·鲁宾(Rie Rubin)本月提起的民事诉讼中,鲁宾声称自己曾与其他已婚女性有过多次“拥有性质的关系”(ownership relationships),并在她们身上花掉了数十万美元。鲁宾夫妇在八月离了婚。

  诉讼文件里还包括了一封2015年8月鲁宾发给一名女性的电子邮件的截图。“你会为被照顾感到高兴的,”他写道。“拥有你就是说你是我的财产,我可以把你借给别人。”

  两名前谷歌高管表示,2011年,鲁宾被任命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并开始每年获得价值约2000万美元的工资、奖金和股票。2012年,谷歌还借给鲁宾1400万美元,用于他在日本购买一处海滨房产。了解这笔交易的人士表示,这笔贷款的利率还不到1%。

  2013年,当谷歌将Android的管理与Chrome部门合并时,鲁宾在权力争斗中输给了谷歌现任首席执行官皮蔡。

  他依然受到了公司的高度评价。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当年,谷歌向鲁宾发放了一次性、价值4000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并在后来两年内追加了7200万美元的股票。

  鲁宾在谷歌内部建立了一个名为Replicant的机器人研发部门。在2013年为期六个月的时间里,他估计花费了9000万美元,收购了8家机器人公司。

  据两位了解内情的公司高管透露,大约在那个时候,鲁宾正在和另一位在Android团队认识的女性保持着不怎么紧密的交往关系。这些知情人士说,两人是从2012年开始约会的,当时他仍是Android团队的负责人。

  知情人士说,到2013年,她已经对他冷淡了,想要分手,但担心这会影响自己的职业生涯。他们说,那一年三月,她同意在一家酒店和他见面,她说,在那里,鲁宾强迫她为自己口交。这件事结束了两人的交往关系。

  知情人士说,这名女子一直等到2014年才向谷歌人力资源部提出投诉,并将这一关系告知了公司。于是谷歌启动了调查。

  三名知情人士表示,2014年9月,谷歌董事会在调查进行了几周后,向鲁宾奖励了一笔价值1.5亿美元、将在数年内付清的股票。即使按照谷歌的标准,这也是一个异常慷慨的数字。

  三名前谷歌高管表示,佩奇通常会就向高管支付多少薪酬给出建议。两位曾与佩奇交谈的人说,多年来,佩奇一直告诉人们,他觉得鲁宾对Android的贡献从来没有得到适当的补偿。

  谷歌董事会的领导发展和薪酬委员会批准了对鲁宾1.5亿美元的股票赠与。该委员会由2017年去世的INTEL前首席执行官保罗·奥泰利尼(Paul Otellini)和谷歌最早的两名投资者组成——这两人分别是风险投资公司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的约翰·多尔(John Doerr)和风险投资公司Sherpalo Ventures的拉姆·希里拉姆(Ram Shriram)。

  目前尚不清楚在谷歌公司批准对鲁宾的1.5亿美元奖励时,佩奇或董事会是否知道公司正在调查骚扰投诉一事。45岁的佩奇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多尔和希里拉姆则拒绝置评。

  两位熟悉此事的公司高管表示,谷歌的调查最终认为对鲁宾的投诉是可信的。鲁宾否认了这一指控,但上述两位高管说,至少这让人们知道了这种关系是不合适的。他们说,鲁宾应该离开的决定是佩奇做出的。

  大约一个月后,鲁宾开始谈判离职方案时,这笔1.5亿美元的股票赠与给了鲁宾一个巨大的谈判筹码。因为高管的股票薪酬——以及他们能保留多少,在和解谈判中往往会被作为考虑的因素。

  当谷歌解雇较低级别的员工时,它通常会立即将他们赶出去,并支付很少的遣散费(如果还会给遣散费的话)。但前谷歌高管们表示,对于高管而言,谷歌还会考虑其他因素。不当的解雇诉讼可能意味着媒体会对谷歌和不当行为案件的受害者给予不必要的关注,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

  两名知情人士表示,最终,谷歌向鲁宾支付了9000万美元。根据方案规定,他在离职后的头两年里,每月会收到250万美元,在随后两年每月能收到125万美元。

  他们说,离职协议中的一项规定禁止鲁宾为竞争对手工作或公开贬低谷歌。谷歌还推迟了之前借给鲁宾的1400万美元贷款的偿还期限。

  随后,公司想方设法让鲁宾的离职看起来很友好,佩奇还公开表示了感谢。

  之后,谷歌投资了风险公司Playground Global,而该公司正是鲁宾在离开谷歌六个月后创立的。Playgound Global拿到的融资已经有8亿美元。鲁宾还创立了Android智能手机制造商Essential。

  去年11月,在科技新闻网站The Information报道谷歌调查鲁宾的不正当关系后,鲁宾请假离开了Essential。后来他又回到了公司继续经营它,最近正忙于演讲和投资。

  在谷歌的推动下,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鲁宾的财富增长了35倍。根据他前妻发起的诉讼,他现在的净资产约为3.5亿美元,而2009年时,这个数字只有1000万美元。

  翻译:熊猫译社智竑葛仲君

  题图版权:Christie Hemm Klok/The NewYork Times

  2018THENEWYORK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