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手机 > 《敦刻尔克》「欺骗」观众 却因此成了年度神作

《敦刻尔克》「欺骗」观众 却因此成了年度神作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6日 08:06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敦刻尔克》无疑是国产片保护月后最受关注的影片,导演诺兰的金字招牌依旧闪亮。《敦刻尔克》在北美上映后不久便被封为年度神作,烂番茄新鲜度98%,imdb评分9.8,Metacritic上的媒体评分也高达94分。

  本文来自爱范儿

  《敦刻尔克》无疑是国产片保护月后最受关注的影片,导演诺兰的金字招牌依旧闪亮。《敦刻尔克》在北美上映后不久便被封为年度神作,烂番茄新鲜度98%,imdb评分9.8,Metacritic 上的媒体评分也高达94分。

  目前全球票房已经超过了 4 亿美元,在国内也以近 2 亿票房成为周冠军。

  但不出意外,《敦刻尔克》的票房表现最终难以企及同是军事题材的《战狼2》,因为电影中没有令人肾上腺素飙升的视觉盛宴,也很难感受到《战狼2》所带来的民族认同感,更不会有《二十二》般与电影关系不大的场外推动力,有的更多是绝望中求生的无力感。

  虽然如此,进场观看《敦刻尔克》的观众都很容易感受到电影中令人窒息的紧张感。在这部台词寥寥的电影中,画面和声效成为了主角,但原生 IMAX 65 mm 胶片拍摄的效果在大部分电影院都会大打折扣,而电影的音效和配乐里则藏了一些扣动你情绪扳机的秘密。

  (注:含轻微剧透不影响观影)

  《敦刻尔克》中的神奇音效

  诺兰一向擅长利用非线性的叙事结构来营造扣人心弦的感觉,从《记忆碎片》、《盗梦空间》到《星际穿越》,这成为了诺兰的招牌。而在《敦刻尔克》也不例外,发生在海陆空的三条时间线交织在一起,碎片化的剧情反而加剧了影片的紧张感。

  实际上,当你伴随着激昂的配乐心惊胆战地穿梭在三条时间线中时,你已经掉进了导演和配乐师的‘声音陷阱’中了。

  在电影开场不久,随着德军战机的轰炸,一段高昂的旋律把观众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其实是好莱坞配乐大师汉斯·季默运用了一种能引发听力错觉的‘谢泼德音调’(Shepard tone),营造出一种音调在不断上升的错觉,从而让观众产生坐如针毡的紧张感。

  ‘谢泼德音调’可以是《敦刻尔克》中的隐形主角,甚至整部电影都在围绕它来打造。诺兰在接受 Business Insider 时就曾透露,《敦刻尔克》的剧本主要就是根据‘谢泼德音调’的原理来写的。

我用‘谢泼德音调’的方式交织了三条时间线,这样能产生持续的紧张感,一点一点地在加剧。所以我想用相似的数学原理来完成音乐的创作。

  为什么‘谢泼德音调’能有这样神奇的效果?其实谢泼德音调的原理也不复杂,谢泼德音调由几组间隔八度的音调组合而成,在不同音阶的变换中,高音减弱、中音不变,低音则逐渐增强,这样听起来就会有两个音调同时升高,整体的音调也似乎在不断上升。它就像理发店门前的红白蓝旋转灯,看似一直上升,实际上却原地不动。

  然而这只是一种错觉,但是非科班出身的人一般不会察觉。以电影中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配乐《The Oil》为例,在几条时间线的切换,旋律逐渐从 48 拍/分钟升至 60 拍/分钟,管弦乐演奏的长音不断上升,似乎没有顶峰,观众的情绪也被紧紧地抓住了。

  诺兰一直是‘谢泼德音调’的忠实粉丝,在其此前的多部电影中,都可以听到这个魔幻的旋律。在《蝙蝠侠:黑暗骑士》系列的前两部中,蝙蝠侠摩托车音效就运用了这种技巧,音效设计师 Richard King 将‘谢泼德音调’融合到电动赛车和特斯拉 Model 的混音中。

(诺兰作品《星际穿越》中的五维空间)(诺兰作品《星际穿越》中的五维空间)

  对于诺兰这样一个经常在电影中探讨时间主题的导演,用‘谢泼德音调’表现时间在不同空间的扭曲再适合不过了,虽然在《敦刻尔克》没有像《血战钢锯岭》那种很燃的音乐,但是‘谢泼德音调’却能让人感受到危机四伏和暗流涌动的压迫,正如电影音乐观察家 Soundtrax Ye 所评论的:

《敦刻尔克》配乐模拟机械运动恒定韵律的同时,特别精心研磨了‘拟声’的质感,通过对原始取样素材的多次合成叠加出一种类似“刨光后再做旧”的雾状包浆。这是为了确保长时间的这种机械轰鸣诱发出的是观众心理底层的恐惧感。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不同影院的音响设备有差异,因此音效的体验也许也会有较大差异,已经二刷的爱范儿刘主编就表示,在两家 IMAX 影院的视听效果简直天差地别。

关注微信公众号爱范儿(微信号:ifanr),后台回复‘敦刻尔克’,获取《敦刻尔克》原声 OST 专辑。

  诺兰背后的男人

  在《敦刻尔克》里,‘谢泼德音调’其实只是其中一个音效技巧,从开场的秒表音效到神秘《谜语变奏曲》,都很好地渲染了战争中绝望与无助。

(诺兰(左)与汉斯·季默)(诺兰(左)与汉斯·季默)

  而这一切离不开诺兰御用配乐师汉斯·季默(Hans Zimmer),《敦刻尔克》已经是诺兰和汉斯·季默合作的第六部电影了,两人都分别是对方合作次数最多的导演和配乐师。毫不夸张的说,汉斯·季默之于诺兰,就相当于久石让之于宫崎骏。

  双方也默契十足,在《敦刻尔克》开拍前,诺兰用自己的手表录制了一段‘滴答’的声音,希望汉斯·季默以此为基础创作配乐,果然季默心领神会,在影片一开场,便能听到这段以秒表声音为基础制作的音效。

  在诺兰导演的《蝙蝠侠:黑暗骑士》系列中,汉斯·季默曾为了衬托反派角色贝恩,向全球粉丝收集了 10 万个演唱声轨来合成音效。而在诺兰更为人熟知的《盗梦空间》中,汉斯·季默通过改编一首法语情歌而创作的配乐《Half Remembered Dream》,也成为了无数影迷心中的经典。

  而汉斯·季默本人也早已成为了好莱坞举足轻重的配乐大师,除了与诺兰合作的作品,也不乏经典之作,《狮子王》让季默斩获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加勒比海盗》中那首标志性的经典配乐 End Credits 也出自汉斯·季默之手,还有《勇闯夺命岛》、《最后的武士》、《达芬奇密码》和《功夫熊猫》等经典之作。

  汉斯·季默的一大特色就是善于通过电子乐器和古典乐器结合来展现独特的个人风格。在众多超级英雄电影中,也时常能听到汉斯·季默的配乐。去年 DC 那部有点让人昏昏欲睡的《蝙蝠侠大战超人》里,最大的亮点的也许就是在关键时刻救场的神奇女侠了,神奇女侠出场那段燃爆的配乐就是汉斯·季默用电大提琴创作的,独特的律动让盖尔·加朵增添了几分帅气。

  而在另一部超级英雄电影《超凡蜘蛛侠 2》中,汉斯·季默将老版《蜘蛛侠》中的小号旋律和新潮的电子音乐结合,表现出了与 DC 暗黑系截然不同的喜剧色彩,同样令人耳目一新。

  遗憾的是,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之后,季默公开表示自己已经被‘燃烧殆尽’,很可能不会再为超级英雄电影制作配乐了。

  音效与音乐早已不只是电影中的绿叶

  在电影诞生之初的默片时代,电影院中并没有音响播放设备,因此电影中的配乐都是乐队在现场演奏,但这种伴奏只是为了给无声的电影营造一种观影气氛,基本和影片没什么关系。而和第一部有声电影同年诞生的奥斯卡,一开始也没有设立与音乐和音效相关的奖项。

  随着电影工业和电影院的不断发展,音乐和音效对电影中的叙事承担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影院的音响设备也成为观众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杜比全景声和 IMAX 等也成为了众多影院的卖点。

(《敦刻尔克》剧照)(《敦刻尔克》剧照)

  在电影中,而音效和音乐也逐渐模糊了彼此的界限,音效不再是单纯的合成音源,电影配乐也往往会采取音效的处理方式,音效化音乐也开始流行。在《敦刻尔克》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同时也很好地证明了听觉对于情绪的影响丝毫不亚于视觉,甚至还能激发更多与视觉、温度、味觉有关的记忆与情感。

(《地心引力》剧照)(《地心引力》剧照)

  在《敦刻尔克》之前,已有不少影片凭借优良的音效成为经典,在 2014 年揽下 7 个奥斯卡奖项的《地心引力》便是其中之一,与《敦刻尔克》类似,这部影片的的对白少,主要靠音效推动情节和向观众传递情感,电影中所有音效都由低端震动完成,以模拟太空中真空状态下的音效,同时通过混音让观众听到来自地面的无线电通信在周围漂浮。

(《地心引力》剧照)(《地心引力》剧照)

  如今音效剪辑、混音、配乐早已电影工业中非常成熟的工种,用声音讲故事不再停留在广播这样的媒介。正如曾为三部《变形金刚》担任音效设计师 Erik Aadahl 所说:

音效的底线,也即声音最重要的部分,无论是音效剪辑还是混音,就是我们要讲述故事,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能够讲故事的音效就是最好的音效。

  也许在大多数人心中,一部好电影更多是一场‘视觉盛宴’,但随着《敦刻尔克》这样的影片面世,声音将会在更多的电影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成为连接观众和角色之间纽带,音效专家 Stuart Bowling 认为:

错综复杂的声音运用是一门艺术,在音乐、对白和音效之间,多种层次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进而形成了一种如舞蹈般的平衡。

  此前爱范儿(微信号:ifanr)在一篇文章中介绍过开机音乐对科技品牌的影响,里面提到一种能激发人生理和心理反应的‘音爆时刻’,而在电影中,同样需要这样的‘音爆时刻’来刺激观众的感官来激发更深层次的体验。

  这些击中内心的音效和配乐,也许本身就是二刷《敦刻尔克》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