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手机 > Google Assistant 让人兴奋又恐惧但它代表人工未来

Google Assistant 让人兴奋又恐惧但它代表人工未来

科技资讯  2017年9月8日 07:53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亚马逊为Echo搭载的Alexa以及它们在市场上取得的成功,显然为其他科技巨头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在此之前,无论是Google、微软还是苹果,都一直纠结于如何为PC或者移动设备提供一个足够聪明的语音助手,但亚马逊的实践证明,推出一款‘AI优先’的产品才是激活这个世行的关键一步。

  载体的变化,也开始让巨头们再次思考一个“合格的”虚拟助理应该能做什么,以及现在该做什么。

  虚拟助手们的竞争,正因为智能音箱的出现重新变得有趣起来。

  亚马逊为 Echo 搭载的 Alexa 以及它们在市场上取得的成功,显然为其他科技巨头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在此之前,无论是Google、微软还是苹果,都一直纠结于如何为 PC 或者移动设备提供一个足够聪明的语音助手,但亚马逊的实践证明,推出一款‘AI 优先’的产品才是激活这个世行的关键一步。

  载体的变化,也开始让巨头们再次思考一个‘合格的’虚拟助理应该能做什么,以及现在该做什么。2016 年,谷歌 正式用体验更加完善的 谷歌 Assistant 替代了已经运行了四年的 谷歌 Now。和 谷歌 Home 一起登场的 谷歌 Assistant 可以看做是 谷歌 进一步对战 Siri、Cortana 以及 Alexa 的武器,但实际上,谷歌 已经借旗下的各个平台,让 谷歌 Assistant 完成了从工具向生态载体的转变。

  谷歌 Assistant 对 谷歌 的人工智能布局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神秘又重要的团队是如何工作的?9 月,由极客公园前沿社举办的‘超频之旅’活动,将走进 谷歌 硅谷总部,与 谷歌 Assistant 团队深度交流,同时,来自知乎、今天头条、摩拜单车、华米科技等公司的负责人,还将与该团队共同探讨 谷歌 Assistant 的全球视野与国内市场。

  更自然的人机交互

  为什么包括 谷歌、微软、苹果甚至三星都如此希望在用户的生活中安插一个虚拟助手?

  当 AI 成为所有科技公司的绝对主角,如何串联起所有的 AI 服务,并且让这些服务更自然的出现在用户需求的场景中,并且搜集用户的反馈数据,也就跟着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所以一个能全面接触到用户的虚拟助手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但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我们现阶段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虚拟助手?在此之前,Siri 和 Cortana 的尝试都比较典型,它们都是基于搜索结果和已有数据库进行简单的问答,或者基于用户过往的搜索习惯预测其有可能需要的信息——2012 年最开始搭载在在安卓 4.1 和 Nexus 手机上的 谷歌 Now 也是这么做的。

  但是看看人们对于此前对虚拟助手的吐槽大概你就会理解,想要真正进入场景并且获得人们的使用习惯,之前的尝试并不算成功。而后来亚马逊旗下的 Echo 和其背后的 Alexa‘弯道超车’的例子却充分说明,对于一款虚拟助手来说,现阶段人们更希望它作为‘佣人’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而不是‘朋友’。也就是说,任务导向型的虚拟助手才是目前最合理的产品形态。

  所以从 谷歌 Now 进化为 谷歌 Assistant 之后,后者也在这个层面做了不少努力:‘Now cards’被‘Feed’取代,‘Now on Tap’被‘Screen Search’取代,同时 谷歌 Assistant 还结合了 谷歌 积累多年的大数据、语音识别、机器学习、自然语义分析等技术,可以说,谷歌 Assistant 身上积累了超过 谷歌 十年的技术积累。

谷歌 CEO Sundar Pichai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技术的强化只是一方面,谷歌  Assistant 的产品逻辑也在进一步进化。在今年五月份的 谷歌  I/O 主题演讲中,谷歌 Assistant 的负责人 Gummi Hafsteinsson 提到了 谷歌 Assistant 的三大特征,分别是自然的人机交互、对所有人可用和实用性。

  对这三方面的理解,Gummi Hafsteinsson 表示,所谓更自然的人机交互不应该只局限在某个形式中,而是通过让视觉、语音、文字等多个人机交互方式实现无缝组合;而实用性则是指,谷歌  Assistant 的使命是时刻伴随用户,在用户的生活中不刻意、自然而然的出现。例如说,当你打开冰箱,发现没牛奶了。你只需要简简单单、很自然地对 谷歌 Assistant 说一声:‘Hey 谷歌,把牛奶加入购物列表’。同时这个步骤并不会让你放下手头的事——谷歌  Assistant 存在的意义应该是辅助用户,而不是希望用户专程去‘调戏’或者摆弄它

  或许同样是出于这样的目的,在设计产品体验之处,谷歌 还专门请来了 谷歌 涂鸦的首席设计师 Ryan Germick 对产品进行优化,力图让这个虚拟助手更加具有个性化。

  正是这些产品和技术方面的进化,让 谷歌 Assistant 实现了作为虚拟助手的一个基本但是重要的突破:它能更积极的与用户对话,同时,也让用户更有兴趣主动使用它。

  上升到生态打法的 谷歌  Assistant

  现在我们可以来看看,由 谷歌  Now 升级而来的 谷歌 Assistant 具体能做些什么:除了用他设置闹钟、提醒,控制家具以外,谷歌 Assistant 在今年的一个最亮眼的更新在于在 谷歌 Home 上添加了 Hands-Free 打电话功能,并且通过语音识别技术识别出是谁发出的指令,实现个性化服务。

  目前 谷歌 旗下有 7 款产品的月活跃用户超过 10 亿,包括 谷歌 Search、Android、Chrome、Youtube、谷歌 Maps、Gmail,以及 谷歌 Play。另外 谷歌 Photo 的月活跃用户超过 5 亿、谷歌 Driver 的月活跃用户数量则超过 8 亿……所有这一系列产品中,或多或少你总能看到 谷歌 Assistant 的身影。当然,在 2016 年公布的 谷歌 Home 中,谷歌 Assistant 也是绝对的主角。

谷歌 Home上搭载了新功能 Hands-Free 打电话功能谷歌 Home上搭载了新功能 Hands-Free 打电话功能

  同时,谷歌 Assistant 还在向外部合作进行拓展。它即将登录 iPhone 与 Siri 直接竞争,同时还与 70 多家智能家居厂家达成了合作,用户现在可以通过所有内置了 谷歌 Assistant 的设备控制更多的智能家居设备。

  所以,虽然起步不算最早,谷歌 已经几乎把所有资源和能力都向 谷歌 Assistant,并把它作为‘AI first’的桥头堡。而在市场格局上,它显然也已经甩开曾经的竞争对手 Siri、Cortana 以及 Alexa。下一步,它的目标是通过 谷歌 Photos 的智能相册助理、谷歌 Maps 的智能路线习惯规划、YouTube 的智能推荐、Gmail 的智能自动回复、结合计算机视觉搜索的 谷歌 Lens 等等功能全民深入到用户的生活中去。

  这样由内外产品构筑起来的生态,一方面成为了Google的无与伦比的优势,另外也成为了Google在这个领域强大的护城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