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科技资讯 > 电信 > 任正非对话Polar码之父:科学家让未来道路更加宽广

任正非对话Polar码之父:科学家让未来道路更加宽广

科技资讯  2018年7月25日 18:41  来源:新浪科技
摘要:7月26日,华为将在深圳坂田举行5G极化码与基础研究贡献奖颁奖大会(5GPolarCodeandFundamentalResearchAwards),此举是为了表彰科学家对基础科学做出的贡献。

  7月26日,华为将在深圳坂田举行5G极化码与基础研究贡献奖颁奖大会(5G Polar Code and Fundamental Research Awards),此举是为了表彰科学家对基础科学做出的贡献。

  今天,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深圳总部与通信技术专家毕尔肯大学电气工程系Erdal Arikan教授进行了对话。Erdal Arikan自1982年便开始研究多址信道的时序译码,于2008年发现信道极化现象与极化码,开拓信道编码的新方向,被称为“Polar码之父”。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右)在深圳总部与通信技术专家Erdal Arikan(左)见面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右)在深圳总部与通信技术专家Erdal Arikan(左)见面

  “我们向基础研究这条道路努力奋勇前进,把这个问题发扬光大,我们继续支持教授所领导的团队的技术发展和前进,继续合理的给予投资,因为我们觉得(这样)我们的道路会更加宽广,未来信息社会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社会,我们现在才刚刚起步。”任正非在现场对话中表示。

  简单地表示感谢后,Erdal Arikan说,“中国的科学家,以及中国的高校们在过去很多年做出了非常大的进步,在各个学科、各个科学领域和工程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是我亲眼目睹的。一些项目,包括我自己的一些课题在这个领域,中国的大学和中国的企业,像华为都做出了很多的努力。”

  此外,Erdal Arikan在现场还向任正非提了一个有意思的小问题,“如何评估中国的现状?特别在工程科学领域最高质量的教育问题,您对现状是否满意?”

  任正非回答称,如今有很多人不能安静坐下来研究学问。

  “基础领域的突破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是数十年的默默无闻,辛苦地耕耘。”任正非表示。

  “我觉得教育不要输在终点线上,什么时候起跑无所谓。”任正非还在现场讲起了一个小故事,“我个人的故事,我跑百公里不行,在我小时候如果你跑不过就不及格。我们那时候是农村孩子,晚上几乎是没有灯光的,老师拿着秒表在终点线看,看着跑到终点。我们同学就帮我的忙,让我悄悄往前走30米至40米。”

  事实上,华为对基础研究有着自己的理解,其中核心观点是,只有长期重视基础研究,才有国家和工业的强大。没有基础研究,产业就会被架空。

  此前,在被问到如何评价基础研究是否有成效,心目中的科学家是什么样时,任正非曾经表示,“评价基础研究,不能采用量化的考核方法。我们应从一个很长的时间轴来看科学家讲的话,不能计较所有内容是否都具有现实性意义。费马大定理是用350年证明的,它并没有对法国经济起多大贡献,如果我们这么狭隘地看问题,人类怎么探索前进?但是我们有个约束,方向要大致在公司前进的主航道上。我们对科学家要多一些宽容,对不明白的东西,只要大致对准主航道,我们就多给一点宽容。”

  任正非认为,强调科学家作用,是希望大家能在公司主航道的范围内,更积极大胆地向纵深研究,没有产业技术的深根探索和核心控制,怎么会有产品与产业的控制力?所以,华为发展到现在,更需要各位发挥科学家的研究与探索作用。

  “我们要加强基础研究的投资,希望用于基础研究费用从每年总研发费用150-200亿美金中划出更多的一块来,比如20%-30%,这样每年有30-40亿美金左右作为基础研究投入。”任正非说。

  “5G标准是全球无线通信基础研究与技术进步的结晶,更是全世界数十家公司、数万科学家和工程师、十数年的努力而推动的,华为是其中的积极贡献者之一。”华为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2010年,华为识别出了极化码作为优秀信道编码技术的潜力,在Dr。 Erdal Arikan教授的研究基础上投入进一步的研究,经过数年的长期努力,华为在极化码的核心原创技术上取得了多项突破,促成了其从学术研究到产业应用的蜕变。

  据了解,Erdal Arikan教授出生于1958年,于1985年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师从Robert Gallager教授。Dr。 Erdal Arikan自1982年便开始研究多址信道的时序译码,经过二十多年的探索,于2007年发现信道极化现象及极化码。极化码能够大大提高5G编码性能,降低译码复杂度和接收终端功耗,迅速获得了业界认可。2016年,极化码顺利成为3GPP 5G NR控制信道编码。

  Erdal Arikan教授简历

  毕尔肯大学电气工程系

  Arikan教授于2008年正式提出极化码,并于2009年发表论文”Channel polarization: A method for constructing capacity-achieving codes for symmetric binary-input channels”,该论文获得2010年IEEE Information Theory Society Paper Award。极化码被认为是第一种可以被理论证明逼近香农信道容量的编码方案,解决了香农信息论领域尘封近60年的难题。

  2013年,由于其在极化码领域的突出贡献,被授予 IEEE W.R.G。 Baker Award。2018年获得 IEEE Richard W。 Hamming Award。(The IEEE Hamming Medal是在1986年以纪念在计算机计算科学的发展中,尤其是在信息科学有着关键贡献Richard W。 Hamming博士而设立的奖。)

  同年6月,被授予2019年Claude E。 Shannon Award,该奖项是信息论领域的最高荣誉。

  研究方向:信息论与编码、通信系统与网络、通信系统的可重构硬件实现。